[老婆牺牲自己,帮我性贿赂了处长][共四章 ]作者:杰崧

[老婆牺牲自己,帮我性贿赂了处长][共四章 ]作者:杰崧

[老婆牺牲自己,帮我性贿赂了处长][共四章 ]作者:杰崧[小说名称]:老婆牺牲自己,帮我性贿啊赂了处长
[文件大小]:66k
[小说作者]:杰崧
[节选预览]:

我惊讶地抬起头,颤抖着从马桶上站起来,看着小薇。“你都干了些什么?”我按捺不住愤怒之情,质问她。“你不是去医院睡觉了吗?怎么干出这种事?你不是说最坏结果没发生吗?怎么,淫荡得很哪?我和你结婚这么多年,都没见你玩过这么多花样……”

“啪”的一声,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我脸上。小薇瞪着眼睛,红红的,泪水立刻从她美丽的大眼睛里涌出来:“你这个人渣!我为你牺牲这么多,你还有理了?”她扁着小嘴呜呜呜地哭得很伤心。“还不是为了你?被他们欺负的时候,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你,老公,你不知我有多委屈!我原以为你会回家给我一个好好的拥抱,可是那天回到家,你加班去了,我被人欺负得浑身疼……等你回来,倒头就睡,连和我说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呜呜呜呜呜……”

我连忙抱住小薇:“我错了,我错了,小薇,你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怪我没本事,让你替我应付那些王八蛋。”老婆伏在我肩头哭得特别伤心。我双手捏着她的肩膀:“宝宝,你还爱我吗?”

她急忙用力点头:“李杰松,我对你的爱从当年第一次见到你,直到今天,一点都没有改变过。我们俩一定要好好的。”
我也哭了,抱着她:“对不起!对不起!那天晚上我不该提前回家,应该一直守着你的。”她也哭着向我道歉:“杰松,我也错了,我被他们带去宾馆的时候,反抗过。可是一想到你的升职,想到我们的房子,还想到我们的孩子……我……我……呜呜呜呜嗷嗷嗷……”

我连忙抚摸她的后背:“别想着些了,对不起,都怪我没本事,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谢谢你替我抗下这些重担。等我将来升职了,我们挺着腰杆做人,绝不能再做这些低三下四的事情了。”小薇双手抱着我的脸:“老公,你真的不责怪我了?”

我用力点点头:“怎么会呢,只要你的心还在我这里,你永远是我最纯洁的女神。”小薇嗷的一声哭得更凶了:“对不起老公,我把自己弄脏了……呜呜呜……对不起,本来我让你们处长戴了套子,可是不知什么时候他把套子摘了。我醉得厉害,很多事都不记得,只记得身上好多地方都特别疼,你看,我这里,这里,这里都青紫了……”她掀起睡衣和睡裤,我果然看到腋窝、膝盖、胯骨、小腹到处都是青色。我痛苦地流着泪,抚摸这些被弄伤的地方。

我们哭着接吻,吻着吻着,我把她按在卫生间的墙上,抚摸她的脸庞、脖子、乳房、腰肢……她也炽热地回应我,小手抓着我的后背。我扯下她的睡裤,也褪下自己的裤子,然后拉起她的一条腿盘在我腰上,准备用阴茎插入她的下体。突然小薇叫了一声,用力把我推开,跌跌撞撞地后退了几步,抱着膝盖蹲在了墙角。

我非常诧异:“怎么了?宝宝,我弄疼你了吗?”小薇用力摇摇头:“不是……我害怕染病,那天早上一离开酒店,立刻给自己采血做了HIV的检查。我怕被医院里的人传闲话,所以在城北的玛丽亚体检中心做的。检测结果还没出来。我……我不敢和你做爱。”她走到卧室,从化妆盒里拿出几个药盒:“这些是阻断药,为了以防万一吃的。吃这种药副作用很大,这些天我浑身没力气,跟手术的时候差点晕倒,迷迷糊糊地,被护士长骂了不知道多少顿。”

我们拥抱着坐在床头,她把头埋在我下巴那里,诉说着那天晚上遭遇的侮辱。还有此后几天担心染病,担惊受怕。加上我浑然不觉,她独自承受这些痛苦。她拿起手机,翻看群里的图片和视频,说:“我怕你查看我的手机,把你们处长给我发的语音都删了,他这几天总是给我发很多语音,我只好回复几个字。我好害怕说错了话,给你的工作添麻烦。这个群,我也担心你看到,所以改了个名字叫胆管结石研讨会。”

我说:“视频都删了吧,看着难受。”但是小薇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异常冷静地抬起头,用冷冷的语气说:“不能删!老公,这都是证据啊。我删微信语音以后,突然发现自己做错了,因为你们处长加了我微信,不可能从来都不说话。如果你看到他的消息记录是空的,岂不是我说不清楚了?”她说:“我知道这些东西看着痛苦,可是,这是证据啊。”

我惊讶地看着这个娇小的女人,难以想象她竟然比我头脑更清楚。小薇说:“我在医院这些年,见过很多事情。有一次我们收了个小姑娘,阴道撕裂,肛门撕裂,乳房上都是烫伤,手腕脚腕也是勒痕。她是夜场工作的,被客人玩坏了送来治疗。夜场送她来之前,给她洗了澡,沾了精液的内衣内裤全都销毁了。所以就算知道她受到了性侵,警察来了也没用,证据都被销毁了,只能从夜场罚款。那些客人依旧逍遥法外。”

小薇从床底拉出一个小木盒,里面拿出几个医院用的消毒密封袋。袋子里是她那天晚上陪我赴宴时穿过的内衣、内裤、丝袜。我颤抖着接过这几个袋子,心中充满了自责,责怪自己没有考虑周全。小薇说:“松,你放心去职场拼搏把,你去日本进修这件事肯定没问题的,你们处长除了重用你别无选择。他要是背弃承诺,咱们小老百姓,就跟他鱼死网破!”

我流着泪抱着小薇:“谢谢你!谢谢你!宝宝……快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无论多难,我们一定会挺过去的。”

哄着小薇睡着,听着她平稳的鼾声,我缓缓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盘腿坐在茶几边,拿出笔墨纸砚,写了无数遍:“小不忍则乱大谋”,又写了几百遍蒲松龄的“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对联。我全无睡意,看着窗外寂静的夜空,回忆这些年和小薇走过的磕磕拌拌的路。我从小就梦想当官,可能和原生家庭有关。我出生在矿区,矿井里,那是一种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地方,小小一个股级干部“队长”就能只手遮天。我升科长和副处的时候,老家都办了酒席庆祝,比结婚还喜庆。这些年我忍辱负重,真的如卧薪尝胆一般。如今拼搏到这个地步,绝无退路,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第二天我做了早餐,送小薇上班,然后早早到办公室开始处理工作。还拿出扔下多年的专业书看了几页,回顾了大学时的学习笔记。想起辛处长那天晚上在饭局上侃侃而谈,讲他的留学经历,我就上网找了在职英语课程抽空听。再次见到辛处长时,我热情洋溢,把他安排的几件事都手脚麻利地处理妥当。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只字不提。

又过了两天,小薇的体检报告出来了,她蹦蹦跳跳地告诉我体检结果一切正常,各种病毒都没有染上。她甚至顺便查了下孕检,结果是身体状态满分。她高兴地说:“要不等你从日本回来我们就备孕吧,我真的好想要个‘李宽宽’。”我知道小薇一直喜欢孩子,同事的小孩她都要抱着逗好久。有时在路上遇见有女人抱着襁褓中的婴儿散步,她总要跑过去逗小孩。她甚至给未来的小孩想了好几个名字,“宽宽”是其中一个名字,无论男孩女孩都可以叫宽宽。我们的房子里家具都很简单,主要就是为了对未来的孩子健康。装饰得最漂亮的是一间小卧室,是未来的孩子的屋子。

我也去做了体检,发现甘油三酯有点高,其他都正常。虽然不影响生育,但是大夫让我注意锻炼,不要熬。体检结果出来后第二天,辛处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笑嘻嘻地递给我一份文件:《XXX集团关于选派中层领导干部赴XXX访问学习的公示》,说:“祝贺你啊!下个月先去坦桑尼亚访问,然后去日本学习一个月。”原来分公司的几个领导要去非洲谈项目,我负责带其中一队人马。我大吃一惊:“辛处长,任务有点艰巨啊!我一个土包子,外语有点悬。”处长摇摇手:“别担心,你负责对内联络,外联部分让联络办的小张负责,他毕竟是外语专业出身,坦桑尼亚的项目,前期他也跟过。你这次把路线跑熟,下次就可以独当一面了。”我连忙点头:“太感谢领导栽培了,我一定不辜负您的信任。”

辛处长说:“怎么样,去日本一个月,会不会很思念小薇啊?”我摇头:“哪里?事业为重,我夫人肯定理解。”辛处长哈哈大笑:“好啊。周六晚上咱们吃个饭吧,先内部庆祝一下。”我说:“那必须!我请客。您看需不需要也邀请处理其他几个领导?”辛处长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看吧,你决定。”

离开辛处长办公室,我到了单位顶楼的卫生间。这个卫生间平时来的人少。我坐在一个隔间的马桶盖上,思考周六的饭局该怎么办。辛处长让我“自己决定”,显然是对小薇又有邪念。该不该引狼入室呢?约其他几个领导,饭局自然会收敛一些,小薇可以全身而退。可是我和辛处长的同盟关系就会变得不那么牢靠。若我们三人吃饭,就怕上演两周前的局势。我给小薇打了个电话,她没接。平时白天护士工作忙,手机不在身上。我盯着手机屏幕发了发呆。那次和小薇在卫生间哭过以后,我就把微信头像换成了墨绿色的一个椭圆形。小薇还笑话我为什么换了个“屎绿色”头像。我回答她这是“卧薪尝胆”的意思,那个墨绿色是胆汁的颜色。

盯着“卧薪尝胆头像”几分钟后,我叹了口气,先打电话订了包间,然后给处长发了消息:“本周六晚18:00,李杰松携夫人郑采薇邀请辛处长在XXX小酌。包厢号XXX。”这家餐馆距离单位很近,包厢号是我们常去的,辛处长自然知道只有我们三个人。过了几个小时,小薇打来电话,问我什么事,我把赴日学习和约饭的事情说了。小薇高兴地说:“是个好消息!祝贺你!好开心。”我问:“又要见到辛处长,你害怕不?”小薇说:“有老公你保护我呀!”

第二天晚上辛处长打了电话:“小李,周六晚上只有咱们三个吗?”我说:“是,就咱们仨儿,简单吃顿便饭。我也不想大张旗鼓地庆祝,搞的太高调不好。这次我去日本学习,您帮了大忙,我们最需要感谢的就是您。别人就算了吧。”辛处长很高兴:“你倒是很义气啊!我有个提议,周六晚上咱们约晚一点,9点如何?因为周六晚上有XXX歌舞团的歌剧《卡门》来我们市巡演,机会太难得了。我们先去看歌剧如何?”我说:“那我来买票吧!”处长否决说:“不用!最好的票都是不公开出售的,市歌舞团的总导演是家父的学生,我和他们的政委也熟悉,你就算买到票也是后边和角落的。”

听说要看歌剧,小薇特别兴奋:“我还从没看过歌剧呢,看不懂怎么办,让你们领导笑话。”我说:“没关系,看不懂就保持沉默,装作很高深的样子就好了。”对于看歌剧这个方案我也很赞成,因为我天真地以为,如果被高雅艺术熏陶一下,处长心里的淫魔就可以收敛一点。

周六照例是处长开着卡宴来接我们。为了应景,小薇特意买了一件优雅的晚礼服。处长看到小薇连连称赞:“Vivian果然是看歌剧的行家,着装十分得体。”小薇被夸赞后脸颊绯红。我谨慎地在车里看着处长的一举一动,所幸今天他挺收敛,并没有揩油的动作。到了大剧院,我们坐在一楼第五排正中间,视野非常好。处长说:“来,Vivian坐中间,这个卡门我年轻时在欧洲看过两三遍,非常熟悉,有很多知识我来为女士讲解翻译。”

我纳闷有什么可翻译的,开场后才明白原来歌剧唱的都是洋文。老婆一直歪着头朝向处长那边,处长耳语着给她讲解歌词意思。我们入座前,座位上摆着一本小册子,是歌词的梗概和每一场的剧情介绍。不过剧场里很暗,只有中间休息的时候可以看册子。我第一次看歌剧,才知道歌剧这么长,足足三个小时,中间休息三次。休息的时候,我们三人就到大厅里散步,处长有时讲今天门票的来历,有时讲巴黎圣院,有时讲比才的人生悲剧,知识面非常宽广,我五体投地,小薇也眼神里洋溢着敬佩,不住地赞叹:“哥哥,你真的太博学了。”处长只是微笑着摇头:“哪里,年轻时也当过几年文艺青年而已。”除了在剧场内给我老婆讲解剧情的时候,处长贴着小薇的耳朵耳语,除此之外今天处长格外绅士,完全没有越界之举。

看完歌剧,处长带着我们绕到后台,和他在歌舞团的朋友打招呼,见到了男女一号,小薇兴奋地和饰演卡门的女一号合影。然后辛处长开车带我们到吃饭的地方。我们三人喝了点老鸭汤。我一路非常警惕,怕他又拉我们去喝酒,绞尽脑汁想该怎么找借口拒绝。但是意外的是今天处长规规矩矩,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吃完饭他开车带我们到江边的植物园散步,三人并排漫步,处长讲了不少他家庭的事情,比如他父亲和大剧院总导演的关系、他和歌舞团政委的关系、辛家和本省上下各行各业的血缘联系。讲的时候,他随手一指,江对岸的XX花园高档小区是他某个伯父的产业,XX大饭店是他某个堂叔的产业,公园里的监控设备是他的某个舅舅的产业……有些事情我只是从别的同事口中听说,此次才知道辛家实力有多么雄厚。不禁感叹我这个寒门子弟何时能鲤鱼跃龙门。

我们散了散步,处长说:“时候不早了,Vivian也早点休息吧,我送你们回去。”回到家,小薇拉着我的手说:“松了口气,哎,我还以为今晚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呢,没想到你们处长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真是判若两人。”小薇玩了一会儿手机,把她和卡门女一号的合影发到朋友圈,引来同事们疯狂的羡慕嫉妒恨。

我们晚上做爱的时候,小薇有点心不在焉,眼睛呆呆的看着窗外。我问:“宝宝,想什么呢?”小薇长长地叹了口气:“感觉我这二十七八年白活了,世界这么精彩,从来没看过。”我也有些惆怅,我们这些市井小民奋斗一辈子获得的东西,有些人可能一生下来就触手可得。想到辛处长在江边指点江山的样子,我把他的身影代入成我自己,想象着自己对着某个别人家的美女老婆,介绍江边的某某住宅小区是自己家的产业。这种画面太美好了,甚至让我的性冲动都增加了几分。我努力用下体冲撞小薇的小穴,弄得她皱着眉头喊疼:“松,你怎么了?轻点儿。”我抽插了一会,问:“我想让你给我口交。”小薇犹豫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点点头:“好吧,你躺下。”她趴在我身上扶着我的阴茎,先用手擦掉上面的液体,然后闻了闻,最后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把我的龟头含在嘴里。我享受着小薇的服务,脑海里全都是那天在手机视频里看到的画面,昏暗的台灯灯光下,小薇的脸庞变得模糊,时而像helena,时而像苏两拐的女朋友。

接下来的半个月工作非常繁忙,有时回家很晚,老婆已经睡了。再过两周我就要去非洲出差七天,然后回国,只有两天时间回家,然后就要去日本学习。有时难得和老婆一起上床,我很想趁着走之前好好做一次爱,可是忙得根本没力气前戏。有一次我甚至一边接吻一边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之间,看到小薇无奈地把我推到一边,给我盖好被子,然后自己从床头柜拿出跳蛋。我十分愧疚,挣扎着睁开眼睛,伸出一只手抚摸她的乳房。但是抵不住浓浓困意,在跳蛋的嗡嗡声中还是睡着了。

去坦桑尼亚的前一晚,我收拾好行李,洗了澡来到卧室,看到小薇特意穿了情趣内衣趴在床上等我。我们缠绵着做爱。大概是疲惫的缘故,我射精很快,小薇有些不满足。她眼巴巴地看着我,问我能不能帮她舔一舔下面。我想起了那天晚上处长吧唧吧唧大声吮吸小薇的阴蒂,刺激得小薇淫叫不止。于是我也学着处长的样子,趴在小薇胯间吮吸她的阴蒂。但是一股腥味扑面而来,让我有些难以适应。我坚持着用舌头拨弄小薇的阴蒂,小薇慢慢进入状态,发出了销魂的叫声。也不知弄了多久,我口干舌燥,舌头酸疼,小薇终于扭动着腰肢来了高潮。虽然她的高潮并不比那天晚上潮吹时激烈,但总归是完美地给我们别离前的最后一次性生活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我疲惫不堪地橫躺在床上,枕着小薇的肚子。

每次做爱完,我和小薇都会各自玩一会手机再睡。我伸手摸枕头下面的手机,拿起来一看是小薇的。我也懒得再找自己的手机,便划开屏幕。却发现小薇的手机新设置了密码。我有些差异,因为小薇的手机从前从来都不设置密码。我说:“采薇,你的手机怎么有密码?”小薇警惕地坐起来:“你要看什么?”我说:“懒得拿自己的手机了,玩会你的手机。”小薇有些生气地说:“李杰松,我们结婚这么多年来,我从没检查过你的手机。我希望你也信任我,检查我手机这种事,不要再发生第二次好吗?而且现在我手机里存着重要的证据,万一被科室其他医生护士发现怎么办?”我说:“我们上次不是已经转存到电脑里了吗?你可以删掉这些视频了。”小薇点点头:“可以删,但是请你尊重我的隐私,不要再擅自翻看手机可以吗?”

小薇的态度有点反常,我问:“是不是最近辛处长又发短信撩骚你了?”小薇略一迟疑,点点头:“嗯。”我问:“我可以看看不?”小薇犹豫了一会儿:“可以,你看,但是不许怀疑我。”我也坐起来,认真地发誓:“你放心,我没有怀疑过你对我的感情。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自从和辛处长的淫乱之夜以来已有将近两个月,辛处长给小薇发了不算很多的文字、图片、表情和语音,小薇也不冷不热地回答了一些。每次他俩聊天都是晚餐后的时间,想来这段日子里,这个时候我要么在加班,要么在应酬。我苦笑道:“当领导真好啊!可以把杂事都推给下属,然后自己去撩骚下属的老婆。”好在他俩的聊天都比较素,没什么过分的言论,无非是“吃了吗”“吃什么了”“早点睡”“晚安”之类的。

第二天我陪领导出国考察,此后几天忙得晕头转向。我到非洲的第二天,小薇给我打了电话:“老公……嗯……我来例假了。痛经,疼。”因为时差,我那边是中午,正在参加一个正式的欢迎午宴。我只好说:“我这边忙,你要不喝点热水?”小薇叹了口气:“没有力气去倒水……唉……头也晕。”我很无奈:“那就……休息一会儿再去喝热水?”小薇说:“算了,不打扰你了,你就知道热水热水热水。”

我们考察结束的那天,我才想起距离上一次给老婆打电话已经过去了三天,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于是我算好了时差,差不多家里是晚上8点的时候我给小薇打了电话。“我和小姐妹吃饭呢。”她说。我问:“例假完了吗?还痛经不?”她说:“还没完,也痛。最近我在医院值班室住,这样难受的时候有同事可以帮我。”我回答:“那就好。我后天就到家啦,想我了没?”小薇说:“想了。娜娜约我看电影,要入场了,我不说啦,拜拜,mua。”

到家后只能在家住一晚,小薇处在例假期,我们不能做爱。我心痒难耐,问可不可以试试她的后庭。她吃惊地瞪着我:“你从哪学的?”刚说完好像想起了那天晚上被人插肛门的事情,像是犯了错误,低头说:“我痛经没力气,你舍得欺负我的话,你就来吧。”说着褪下睡裤,转身趴在床上,一副委屈巴巴,任人宰割的样子。她阴道口还塞着卫生棉条,胯间散发出咸湿的血腥味。我顿时感到非常惭愧:“对不起宝宝……等我从日本回来咱们再做爱吧。”

第二天我带着行李出门直接去机场,看到小薇懒懒散散地坐在沙发上发呆玩手机,我问:“你不去上班吗?”小薇放下手机说:“刚才给娜娜发了消息,她和她老公开车来接我去医院上班。”我说:“那……我走了啊。”小薇说:“嗯,再见。”我说:“不抱抱吗?”小薇敷衍地张开双臂,我放下行李和她抱了一会儿:“那我走啦,你照顾好自己。”

到日本后我和小薇每天晚上视频半个小时。小薇的气色慢慢恢复。大概第四天还是第五天的时候,我照例和小薇视频,发现背景不是我们的家,有些诧异:“宝宝,你在哪?”小薇浑然不觉:“卧室呀。”我说:“咱们的卧室不是白墙吗,怎么你背后是壁纸的墙?而且房顶是三角形的?”小薇顿时变了脸色:“哎呀,我疏忽了,前几天都是和你在地下室视频,今天在卧室就接了你的视频。”我追问:你到底在哪?小薇想了想:“我在……娜娜家,你信吗?”我说:“我不信,娜娜家哪来的地下室和阁楼?”小薇叹了口气:“好吧,你别生气,我在城西XX园。”

我很纳闷:“这是别墅区啊,你怎么会在别墅里,这是谁家?你和谁在一起?”小薇摇摇头:“我一个人住,真的,我带你看。”小薇举着手机在别墅里晃了一圈:“你看这是我这几天的卧室,在阁楼,凉快一点。这是阁楼外面的小平台,这是屋顶小花园。这是三楼的小卫生间。下面也有两个卧室,都空着。这是二楼的大卫生间,可以泡澡。这是大厅,这是厨房,这是一楼的大卫生间。这是地下室的健身房,这是地下室的温泉浴室……”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间豪宅,一个劲追问:“这是你租的民宿吗?你为什么不住在家里?这一晚多少钱?”

小薇摇摇头:“不要钱的。我免费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松,你别生气啊,听我慢慢给你讲……你去非洲以后第二天我来了例假,当天疼得厉害。你在路上没法借我电话。我一个人又疼、又冷、又孤单,特别害怕……”说着她的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下来。我心里难受,说:“对不起,对不起……”小薇继续说:“第二天我给你打了电话,你太忙了,也不能陪我。那天晚上我痛经比第一天还厉害,一点力气都没有,我想去烧点开水喝。走到厨房就摔倒了。趴在瓷砖地上,冰凉冰凉的。那天晚上我还感冒了。到了早上,我根本没法坐公交车和地铁上班,我想让小姐妹打车过来接我,她们也忙着不能来。最后……我实在没办法了,就给……给……给……”

我大概已经猜到是谁了,问:“是辛处长吗?”小薇咬着嘴唇点点头:“嗯。辛哥开车过来,本来我让他送我到医院我继续上班,可是他直接把我带到了这里,还请了两个保姆照顾我。你放心,这些天他对我特别绅士,没有动手动脚,没有欺负我。”我问:“所以我在非洲的那几天,你一直在辛处长家?”小薇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也不是他家,他家在校区另一个别墅,从这边阳台能看到他家。这个房子一直空着。我自己一个人住,我生病的那几天住在二楼的卧室,保姆睡在隔壁。现在我好点了,就一个人住。咱家那一片还没开发好,公交车和出租车少,距离地铁站也远。我这段时间身体不好,住在城西,距离医院近。每天早上辛哥哥开车送我到医院上班。”

我警惕地说:“你注意点影响,别被人说闲话。”小薇点点头:“我懂得分寸,而且辛哥也说这事儿,他上班开帕萨特比较低调,每次都把我放在医院对面的那条路,我走一段路再到医院,所以没有人看到的。”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了很久:“你……保护好自己。”小薇提醒我:“要不你给你们处长打个电话,表达一下感谢?”我觉得很有道理,挂了电话,给辛处长打电话:“辛处长,哎呀,真对不起,小薇一直没告诉我你帮我照顾她的事情,太麻烦您了,真的太感谢了,等回国我一定好好答谢您。”辛处长说:“兄弟!晚上就别叫我处长了,你叫我一声大哥,我叫你一声兄弟,我把Vivian当作自家的妹妹,大家是一家人,不必这么客气。白天咱们再区分辛处长和李副处长吧!这段时间你不方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给我打个电话。”我又谢谢了好几遍,挂了电话。

想到老婆住在处长家里,随时可能被处长睡,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每当这时,我就拿出笔墨纸砚,用各种字体一遍一遍地写“卧薪尝胆”对联。我曾研究过各种领导干部的题词,发现当大官的人一般都会很好的书法,所以从高中时就养成了每天练习毛笔书法的习惯,以备将来当了官给人题词,一定要写得足够漂亮,免得遭人诟病。长期以来,沉浸在书法当中已经成为我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写了几十遍“卧薪尝胆”和“小不忍乱大谋”后,我渐渐平复了心头的苦闷,回到了紧张忙碌的进修学习和工作中。

又过了几天,有一天我晚上给老婆发视频聊天,却被拒接了,过了几分钟,小薇给我打了语音通话。电话那头她气喘吁吁:“我在地下室的健身房,这里有单车和跑步机,我锻炼一会儿。”我聊着日本的工作生活和见闻,小薇时而嗯一声。小薇话不多,说话时带着粗重的喘息,聊了不多一会儿就挂了电话。第二天视频聊天时,她还是切换成语音:“喂……嗯……嗯……嗯我在骑单车。”我劝她:“健身也别一曝十寒,你这样天天晚上运动量这么大,小心白天吃太多,又要长胖。”小薇喘着气:“嗯知道了。”我继续讲白天遇到的有趣的事情。小薇答应了几声,突然发出了一声“啊……”。这个声音让我立刻警觉起来:“小薇!你不是在运动!你刚才发出的是什么声音?……你……你……你是不是和……和……在一起?”

小薇沉默了几秒钟,电话彼端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是辛处长:“喂,小李啊,是我。今天晚上我过来陪陪Vivian。你不在Vivian身边,她怪可怜的。”我顿时无话可说,嗓子眼憋了一口气,沉默了几秒,我说:“辛处长啊……哎呀,真不好意思,辛苦你照顾我老婆,太感谢了。”辛处长回答:“哈哈没事,我和Vivian相处挺愉快的。你怎么样啊?这几天在日本还适应吗?”我回答:“谢谢领导关心,我在这边挺适应。”辛处长问了问我和其他项目组成员的事情,说:“日本那边应该很晚了吧?要不你早点休息,别耽误明早的工作。”我说:“好的好的,处长,您……也早点休息,别太劳累。”

挂了电话,想到此刻小薇正在处长胯下呻吟,我心痛万分。我打开电脑,翻出两个月前小薇和处长做爱的视频,看了几遍,流着泪撸了一管。

如你的设备有编码问题,请自行搜索解决,终极办法用浏览器打开一定可以看。

[老婆牺牲自己,帮我性贿赂了处长][共四章 ]作者:杰崧-汉化中文版游戏下载,绅士游戏,电脑单机游戏,安卓手机游戏,Hgame,Galgame - 陆游记
[老婆牺牲自己,帮我性贿赂了处长][共四章 ]作者:杰崧
此内容为免费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0
免费资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