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霜华][1-62完结+后记]作者:江东孙伯父

[月影霜华][1-62完结+后记]作者:江东孙伯父

[月影霜华][1-62完结+后记]作者:江东孙伯父内容简介:

玉州城外的官道上,一前一后两匹马在啊飞驰。碗口大的马蹄重重敲打在冰雪覆盖的地面上,扬起一团团如同碎玉般的雪沫。马的口鼻中喷出的白气足有一尺多远,虽然是大冷的天儿,却不断的有汗水顺着马脖子淌下来。
“杨大侠,歇息一下吧,总得让马喘口气,不然这马以后可就没法骑了。”后面马上的麻衣老者一边喘气一边道。
前面马上身材雄长的壮年汉子手中缰绳一勒,胯下马稀溜溜一阵叫,前蹄高高扬起,冲出几步远才止住脚步。刚才一路疾奔还看不出来,此刻慢下来,只见四条马腿不住的颤抖,显然已经是脱力了……

内容节选:

杨文博看此情况,也知道再这么赶路,坐骑非要活活累死,只得跳下马来,从马屁股的布口袋里掏出抹布,给马擦汗。这么冷得天,马匹出了一身汗,如果不擦干,肯定会生病。
后面的老者范雪川此刻也赶紧下马,一样的给马擦了汗,眼看爱马精神渐渐有点缓过来的样子,才放下心来,对杨文博道:“杨大侠,不用着急,玉州城就在眼前,天黑前肯定能到韩剑尘大侠府上。”
杨文博牵着马缓缓而行,答道:“范老哥,我也知道这事急不得,只是想到淫贼‘玉蝴蝶’一日不除,天下间良家女子贞洁一日危机不灭,真恨不得马上赶到韩兄弟府上,请他出手相助。”
“呵呵,杨大侠,恕老朽孤陋寡闻,须知咱们南方六州十八府,加上官府几十位捕快都不能将此恶贼擒获,这韩剑尘大侠有什么本事,能够对付的了‘玉蝴蝶’?”
杨文博目光闪亮,道:“范老哥,‘玉蝴蝶’能够几次三番逃脱我们的追捕,倒不是因为他武功有多高,而是在于此贼轻功实在太高,又使得一手好暗器,令人防不胜防。不过如果对上韩兄弟,呵呵,恐怕‘玉蝴蝶’只有束手就擒了。”
“难道韩大侠的轻功还在‘玉蝴蝶’之上?”范雪川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因为参与了数次围剿“玉蝴蝶”的行动,他可是对对方如果鬼魅一般的轻身功夫心有余悸。
杨文博笑道:“韩兄弟一向淡泊,很少在江湖行走,所以名声不显,不过他跟我相交十几年,他的本事恐怕世间只有我才了解。他所习练的飞云逐月步法堪称冠绝武林,绝不在玉蝴蝶之下,而同时他的三十六式凌霄剑法亦是非同小可。如果要追捕玉蝴蝶,恐怕非要韩兄弟出手了。”
两人一路谈论,牵着马走入玉州城。顺着道路左转右拐,走了老长一段路,前面出现一座宅院,占地足有几十亩,光亮的大门,院墙高耸,气势不凡。
杨文博眼看范雪川目瞪口呆的样子,忍不住解释到:“韩兄弟祖上是一位大富商,家资巨富,置下了这座大宅院。传到韩兄弟这一代,偏偏不爱经商,只爱习武,几十年来为了寻名师修行武艺,花费钱财可不再少数。不过毕竟家大业大,就算是开销大了些,仍然衣食无忧。比咱们这些人可阔气的多了。”
范雪川喃喃道:“怪不得韩大侠在江湖上名声不显,换作老头子有如此家产,宁愿在家里享受,怎么会到江湖上东奔西跑挣刀口上的血汗钱。”
两人上前拍打门环,好半天府门才打开,出来一个六十几岁老仆人,老眼昏花,看了老半天才认出杨文博,慌慌张张的急忙见礼:“原来是杨大官人,小老儿真是眼力越发不行了,急切间竟然认不出来了,恕罪恕罪。”
杨文博还礼道:“李老伯不需多礼,不知韩兄弟可在府上?还请通秉一声,就说杨文博与友人一同前来拜访韩兄弟,有要事相商。”
老仆人道:“杨大官人说得哪里话?您来了只管进去,哪里需要什么通秉。”
说着话,老仆领着两人走进院子。
进了院子,范雪川越发吃惊,只见这院子里一色青砖铺地,中央有水池假山,连所用假山石都不是凡品。正中间几层院落,房屋雕廊画栋,远非寻常人家能及。唯一不足之处是人丁稀少,一路走过来只见寥寥几个老仆人洒扫,显得有些冷清。
杨文博悄声道:“韩家历来人丁不旺,到了韩兄弟这一代更是独苗。韩兄弟夫妇好清静,只留下夫妇两方上一辈留下的几个老仆听用。”
正说话间,忽然听有人笑道:“我当是哪位朋友上门,原来是杨兄。小弟有失远迎,还请杨兄恕罪。”
两人抬头,只见自厅内大笑着走出一人,年纪三十五六岁,身形颀长,剑眉朗目,气度不凡。身穿一身淡青色袍服,衣料不是绸缎之类名贵材料,却剪裁得十分精致合体,将整个人的气质都烘托出来,既有文人雅致,又不乏武者英气。
杨文博急忙拱手道:“韩兄弟,愚兄此番不请自来,有失礼之处还望兄弟海涵。”
两人彼此见过礼,杨文博又引荐了范雪川,三人一阵寒暄,接着被主人引入厅内。
三人一路走进大厅,落座之后,范雪川暗暗打量韩剑尘,只见对方面带微笑,温文尔雅,两只眼睛目光温和,偶尔转动间却精光四射,举手投足间隐隐有一股从容不迫的沉稳气势,心中不由得想到:“杨大侠说这位韩大侠武功高超,虽然没见他施展武功,单单从举止气势上,却已然是高于寻常所谓高手许多了。”心中对于此番捉拿“玉蝴蝶”的行动多了几分把握。
三人喝了几口茶水,彼此客套几句后转入正题。
杨文博道:“不瞒韩兄弟,愚兄此番前来是有求于韩兄弟。玉蝴蝶肆虐六州十八府,良家女子受其祸害不计其数,每耽搁一日,说不定就有数名无辜女子受其侵害。此獠穷凶极恶,奸淫良家妇女,人神共愤。只是他轻功十分高超,几次从我等围剿中逃脱,迫不得已,愚兄才厚着脸皮上门求兄弟你出手相助。希望能借助兄弟的绝世轻功和剑法,还六州百姓一个公道。”
韩剑尘面带微笑,听杨文博说完,沉思片刻,才慢慢说道:“小弟习武多年,虽不太关心江湖恩怨,却也知侠义二字重逾千斤。能够为百姓安宁付出一份绵薄之力,正是小弟多年来所愿。”
杨文博喜道:“韩兄弟答应了?”
韩剑尘还未答话,忽然听见厅外一个如同黄莺初啼的清脆声音笑道:“杨大哥远道而来,一路辛苦。小妹已吩咐人准备了水酒,为杨大哥接风洗尘,仓促间酒菜准备得不够精致,还请杨大哥不要嫌弃。”
门帘一挑,一名女子缓步走进来。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这女子一头乌黑绸缎般长发梳成垂云髻,两缕散发柔顺的附在雪白的面颊两旁,面色洁白如羊脂玉,吹弹得破,眉如远黛,目光如盈盈秋水,勾人心魄。小巧的琼鼻下一张红润丰满的小嘴微微翘起,闪着如同水晶般光润,一对晶亮的透明耳坠随脚步微微晃动,折射着明亮的光彩。身上外面罩着一件狐裘,雪白的绒毛映衬得面容越发白嫩,自狐裘领口可见素白色锦衣,以及脖颈下一片惊心动魄的雪白肌肤。身材虽然娇小,胸前却高高耸起,哪怕是厚厚的冬衣也不能掩盖这一具令人血脉喷张的娇躯的绝世风华。
铛的一声,范雪川手中的茶杯落在桌上,滚烫的茶水滴落在身上却浑然不觉,脑子里哄哄的乱成一团,只有一个念头:这世间怎能有如此绝世倾城的女子?
不要说初次见面的范雪川,就算是已经多次照过面的杨文博此时也是心中一跳,下意识的目光低垂,仿佛多看一眼面前的女子都是一种亵渎。只是目光刚一移开心中却生出一种强烈的不甘,希望着能够在多看一眼。如此矛盾的两种心境掺杂在一起,真不知是苦是乐。
韩剑尘急忙站起身来走到女子身前,柔声道:“夫人你怎么到前面来了?天气这么冷,别冻坏了身子。”不自觉的伸手拨开女子面颊侧微微有些散乱的鬓发,将有些狐裘紧了紧。
韩夫人娇小的身子在夫君身前如同一朵盛开的白梨花,头顶只到韩剑尘胸口,当下仰起头,轻笑道:“才没那么娇贵哩。杨大哥远道而来,你这做兄弟的也想不起好好款待,还得我这做弟妹的操心。”说着探身望了望杨文博二人,抿嘴一笑:“看起来好像是搅了你们大男人只见谈论正事了。杨大哥你们几位先忙正事,我去厨下做几个小菜。”
“有劳韩夫人。”杨文博急忙道。至于旁边的范雪川,目光呆滞,嘴张的老大,被杨文博在腿上狠掐了几下才缓过神来,呵呵笑了两声,谁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伊人远去,厅内三人才缓过神来。范雪川抓起茶杯狠狠灌了几口,也顾不上茶水烫舌头,才稳住心神。
三人又交谈有小半个时辰,将联手捕贼之事细节敲定。眼看天色已晚,杨范二人起身告辞。如果只是杨文博一人,倒真想留下来用饭。只是范雪川除此登门,却拉不下脸来蹭饭吃。
韩剑尘将两人送出府门,才回到大厅。才一进门,只见夫人坐在椅子上,清丽脱俗的脸上有几分忧色。
韩剑尘笑道:“霜儿,有什么事不开心了?”说着话在旁边椅子上坐下来。
苏凝霜面带迟疑,轻声道:“夫君,杨大哥这次来找你,又是要你跟人动手吗?”
韩剑尘故作轻松的一笑:“不过是一个小毛贼,不会有什么危险。”
苏凝霜眉头皱了皱,不说话。
韩剑尘轻轻一笑,走到苏凝霜身前,伸出双臂将玉人揽在怀中抱起,自己坐在苏凝霜的椅子上。
苏凝霜将头埋在韩剑尘胸前,轻声说道:“你每次出门我都怕得很,生怕你出什么意外。咱家里又不缺钱财,你何苦去跟人拼命。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留下我和月儿能依靠谁?”
韩剑尘抬手轻轻抚摸着苏凝霜的面颊,笑道:“夫君我的武功也算不错,哪有那么容易出事。如果真要出了什么意外,你就带着月儿改嫁。凭夫人的容貌和才华,说不定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夫君呢。”
话一出口,顿时觉得不对。果然苏凝霜猛地抬头,娇小的粉拳在韩剑尘胸膛锤了下去:“什么胡话?这话也是能乱说的?要是你死了,我,我就出家做尼姑去。”说着话眼圈一红,眼看着要淌下泪来。
纵然是盖世无双的大英雄,面对娇妻的眼泪也是无可奈何。韩剑尘急忙道:“我的错我的错。夫人教训的是,为夫失言了,该打该打。”说着捧起苏凝霜的粉拳,在自己胸口又打了几下。
经这么一闹,苏凝霜破涕为笑,娇嗔了一声。伸手在韩剑尘胸口揉了揉,重又俯身埋到夫君胸膛上。
厅内一片安静,只有一股淡淡的温柔气息,越来越浓。
韩剑尘怀中抱住娇妻的身躯,一股淡淡的香气散入鼻孔,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大手不自觉的滑入狐裘中,隔着薄衣轻轻握住那一个柔软的事物,轻轻揉动起来。
怀中美人轻轻笑了一声,一只玉手悄悄探出袖子,伸进韩剑尘衣袍下面。
片刻之后,韩剑尘呼吸越发急促,双臂一架,让苏凝霜的身子骑坐在自己身上,只见美人面孔微红,弯弯的眉目仿佛要滴出水来,顿时一股热血冲上头顶,向着那两片诱人的红唇吻下去。
伴随着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娇喘,苏凝霜身上狐裘无声的落在地上,近身的薄衣半敞,粉色的肚兜下被拨到一边,一只雪嫩的玉乳弹出,在空气中轻轻颤动,高高的乳峰上一点嫣红如同熟透的樱桃般诱人。
苏凝霜娇媚的看了韩剑尘一眼,伸手轻轻捧起玉乳,身子一探,送到夫君嘴边:“馋猫,早就想吃了吧。”
韩剑尘轻嗯了一声,将樱桃含住,轻轻吸允着。
苏凝霜面带微笑,一股诱人的嫣红在脸上荡漾开来,柔和的目光注视着韩剑尘的双眼,伸手在他后脑慢慢揉弄:“啊,馋猫……,贪吃鬼……,嗯……”

如你的设备有编码问题,请自行搜索解决,终极办法用浏览器打开一定可以看。

[月影霜华][1-62完结+后记]作者:江东孙伯父-汉化中文版游戏下载,绅士游戏,电脑单机游戏,安卓手机游戏,Hgame,Galgame - 陆游记
[月影霜华][1-62完结+后记]作者:江东孙伯父
此内容为免费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0
免费资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