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薇阿姨] [长篇全] 作者:不详

[白薇阿姨] [长篇全] 作者:不详

[白薇阿姨] [长篇全] 作者:不详书名:白薇阿姨

内容节选:

虽然我和薇姨在家中已到如此程啊度,薇姨还是紧守住最候的防线。

我可以随时就把手伸入薇姨的裙底,但是只能隔著三角裤或裤袜摸。(老实说,薇姨的美臀真是令我著迷。怎么摸都不腻。)只要薇姨在家,她就肯为我口交。如果她一时在忙,我只要拍拍薇姨的屁股,她就会将裙撩起,将三角裤褪下给我, 让我手淫去。(这也是我唯一可以看得到薇姨阴阜的时候)我可以随时握到那对美乳,也任我揉捏吸舔。只要隔著三角裤或裤袜,我也可以将阳具恣意在她私密处磨蹭。

但是,她就是不肯把私密处露出来让我看个够。也不让我有任何机会将阴茎放入肉穴去。

我在日记中要求过好几次,薇姨就是不肯答应。

小正:干妈也是人,也会有欲念,相信我,我比你还苦恼。 礼教与舆论的约束及會造成的冲击和后果,让干妈却步不前。干妈可以无视世俗,但是以后你要怎么做人,我又怎么跟你妈交待,这一切实在让干妈很为难。

而在另一方面,你给我的,不仅只是一般肉体的愉悦,更有一种禁忌的刺激。这种突破禁忌的刺激也著实让干妈感到莫名的兴奋及异常的快感。 自古以来,理性与爱欲的交战就是恼人。干妈现在还没有要跨越这条线,尽情享受这份禁忌刺激并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

干妈在寻找一个适切合理的解释,让这一切顾虑消於无形。请给我时间。

薇姨

就这样,就再也没有进展了。

这天,晚餐后薇姨决心要清一下储藏室。留了些习题给我之後就去忙了。当我做完习题后,正在上网时,薇姨走了进来看我。

“哇,真是累翻了。今天整理到这儿就行了。我要去洗个澡睡了。小正,你玩玩也该早点上床,知不知道?”

我“嗯”的回了一声,右手操控滑鼠,连往情色站台,左手揽揽薇姨的腰,然后又不老实的往裙底钻了进去。我的头则是*往薇姨的胸部揉着。

薇姨笑道,“小色鬼,我还没检查你的作业呢。不行,今晚薇姨已经没力了,欠你一次,好不好?”

我点点头,一副失望的表情。左手仍做著最後的努力,柔著薇姨的阴阜。薇姨淫荡的扭著腰回应我左手的动作。

“小正,真的,薇姨不是不愿意,只是真的没力气了。”

“好吧”我说,停止了挑逗。 薇姨看看电脑萤幕,然後把裙撩起,褪下已有点湿的三角裤。坐上我的大腿,把内裤塞到我手里。“好嘛,薇姨改天补偿你就是了。来,拿去解决你的需要。”

在我腿上扭了扭屁股,并深深吻了我。然后才起身说,“晚安安,早点睡哟。”

我逛了不少站台,阴茎虽然挺立,但是总是缺少那麼点刺激让我宣泄出来。

看了那麼多的各式图片,脑子里满满都是薇姨。

我突然起了个念头,右手握著我的男根,我起身往薇姨的房间走去。走到房门口,一转门把,轻轻把门推开。 薇姨床头的灯还是亮的,我吓一跳,以为薇姨还没睡。定睛一看,薇姨的右手垂下床沿,指尖还在书本上。眼儿却是祥和的闭著的。道是睡前看书就这么入了梦乡。秀发散在枕上,丝质短睡衣,肚子上覆盖著薄被,脚却已不安份的将被踢至一旁。成ㄗ字形陈在床上。

我轻手轻脚的走到床沿,惟恐惊醒了薇姨。我望向薇姨,下体上是件黑色的镂空蕾丝三角裤。仔细一瞧,居然还是中空的。两条丝线未系,散在一旁。整个阴阜就这麼露出来呈现在我眼前。阴毛丛生,还有滴淫水留在阴毛上,映著灯光,向我调皮的闪著。

我终於有机会可以好好看看薇姨的私密处的。

我凑近了仔细看,阴毛,阴唇。噢,真是太美了。

吸了一口气,入鼻的是股淫骚味。

我想伸手去摸将阴唇分开,也想用舌去舔,更想把鸡巴凑上去磨,插入肉缝之间, 但是,我怕薇姨会醒过来,于是便不敢采取行动。

就这么我看著薇姨毫无遗漏的将阴阜呈现在我眼前,手也没闲著的套弄著我的肉棒。

一股舒爽的电流袭了上来,我射精了。

我的精液喷出,散落在薇姨床上及木质地板上。我也舒服的跪坐下来。

几滴精液喷上了薇姨的大腿,惊醒了薇姨。薇姨右手转亮房间灯光,左手急将薄被拉过盖住身子。娇喝一声,“谁?”

突然乍亮的环境,彼此的眼睛都不适应的眯了起来。我也呆住了,就这么定在原地,手中握著我渐消的阴茎。**还有几滴精液,垂涎下来。

眼睛试适应了灯光,薇姨一瞧是我,“小正,你在干什么?”薇姨盯著我说。

我心想这下子完了,毁了,世界末日来了。脑中正在盘算怎么才能解套。

薇姨刹时明白是怎么回事,像是想通了似的,转而笑盈盈的看著我,将脚一伸,勾住我的脖子。将我拉向她的大腿根部。

转变如此突然,我也不知所措,就任由薇姨将我的脸以腿勾著,贴上她的阴阜。

“哎,我认了。好吧,你要看,就给你看个够好了。”

就这样,我被勾到薇姨的阴阜前,距离阴毛仅仅数公分之距。

我不敢置信的伸出我的手,摸摸薇姨的阴毛。我的动作显然是被默许了,薇姨并没有如往常拍开我的手。我又用手指轻触阴唇,也不见被制止。到此,我才确定,这是真的。 阴阜上的淫骚味引诱著我上前品尝,我的双手由下而上环抱撑起薇姨的臀部,一头便埋入了阴毛丛里。循著味道来到淫骚味的源头。我用鼻头揉了揉肉缝,听到上方薇姨传来“嗯哼”一声。我伸出舌,用舌尖拨开肉缝,往里舔了一下。有点腥。最奇妙的是,随著我舌头的卷动与翻搅,薇姨也跟著颤抖,屁股也扭动起来。

我尽情的用舌舔著搅著,耳中听到的是薇姨的呻吟“哦……好……好……再来…

再来……舔里…里面……里面一点……“

我将舌尽力挺,尽可能的伸入薇姨的阴道内。模糊的听到薇姨“啊……”的舒叹声。

我贪婪的吸吮舔弄著,不时舌尖抵著薇姨的*,以舌尖挑著。

“啊……啊……雪……雪……好美…好美……舒……舒服……”

薇姨的手移到我的双耳,抱著我的头,挺起下腹迎向我的脸,似乎想将我的头塞入她的小肉穴似的。 我觉得有点换不过气来,於是将头抬起来呼了口气。改为用手指在薇姨的阴唇间挑逗著。我的食指在湿暖的肉穴中翻搅,本能的就往里钻。

突然,薇姨倒抽了一口气。我食指的第一个指节陷了进去。食指被肉壁紧紧夹著,开始在肉穴中抽插。薇姨随著抽插而呻吟著。

“嗯…嗯…喔…啊…好…好棒…好…喔……”

我将食指缓缓抽出,薇姨的淫液由肉穴牵了条丝到我的食指。用姆指与食指磨了下这淫液,滑滑的,有点黏。拿到鼻尖嗅嗅,薇姨三角裤上熟悉的味道冲上脑门。食指又回到肉穴中抽动,这回我加了点力,也只进到第二指节。我的身躯延著薇姨的胴体爬了上去。

我的嘴找到了目标,薇姨的乳头。一口就含上去用力吸,手指也没停的在薇姨的肉穴抽插。薇姨双手紧抓著床单。时而紧抓,又时而撑开。由喉头发出“噢……

真美……舒服…舒……舒服……哦……好……“

我的鸡巴此时已恢复雄风,贴在薇姨的阴阜上。磨著顶着。眼朝上望向薇姨,只见她的头左右翻动,如瀑般的秀发已显乱,几许发丝因汗水贴在脸上。我抽出手指,揉握薇姨的一对奶子,用嘴吸吮著乳头。当嘴在左乳时,就用手指揉搓右乳头,交错进行著。

我的阳具在薇姨的阴阜上顶著,可是就是不得其门而入。或许是太过兴奋,就这样我把精液全喷在薇姨的小腹上。

薇姨一把紧抱著我,许久才放开来。她将我拉起,和她面对面并躺在床上。单手将那条黑色中分三角裤脱了。就用它轻柔的把我的鸡巴擦干,并将她身上的精液揩去。随手就把那条三角裤往床尾地板一抛。

现在,我和薇姨都侧躺在她床上,面对面,头并著头。薇姨将身上的丝质肩带睡衣也脱了,拿著它帮我擦汗。然后也是往後一抛让它加入那条黑色镂空蕾丝三角裤。

我面前是个绝色美女,身上别无他物,玉体横陈就这样毫无遮览的在我眼前。

我望著薇姨说,“薇姨,你好美”

薇姨回道“谢谢你,年轻人。连你也这么说,我感到很荣幸。已经有一阵子没有人这么恭维我了。”

顺手将薄被拉过来,盖著我两的腹部。大概是怕空调使我着凉了。

我说,“真的。不是恭维,我是说真的”

薇姨伸出手,顺著我的头发,“小鬼,真会灌迷汤。将来不知要害惨多少女孩子”

“薇姨,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满脑子都是你,别的女人都引不起我的性趣,所以我才偷闯进来的呀。再说,你不是也看了我的日记了吗?”

“也是哦。那好吧。就信你好了。说到日记,我想现在可以告诉你了。为什么每次你爱抚我,射精后,我都隔了一阵子才洗澡。其实,干妈也很想当场就把身子给你的。再加上那突破礼教年龄禁忌的莫名刺激。更是撩得干妈欲火难忍。几度都想弃守,与你共享欢愉。都忍着回房用情趣用具自慰来解决,所以才耗了那么久。”

“你是说,在你更衣室抽屉最里头的东西?”

“小鬼,连那儿你也翻过啦?”

我一时说漏了嘴,干脆就从实招了。

“既然你都知道,那也就算了。干妈这将近一年,要真忍不住,干妈都是靠这些东西撑过来的。其实,干妈也只是因为新奇,就把店里的全买了一遍,到现在为止,也只试过那个粉红色的小跳蛋震动器呢。”

“薇姨,你不用再用那些东西了。今后就让我来为你解决。”

“小正,你可是说真的?你真的愿意跟我这么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做爱?”

薇姨边这么说,边用另一支手在我的鸡巴上搔着。

“薇姨,你哪儿老了?难道我刚才的话你都没听见吗?只有你,我才起性趣的。”

“小正,干妈最犹豫的一点,是怕如果干妈就这么轻易把身子全给了你,你认为干妈很*……”

“不会的,薇姨,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永远是最崇高,最亲蜜的。我发誓,我只爱薇姨。”

“唔,你的嘴可真甜。好吧,就相信你好了。”

我的鸡巴在薇姨的抚弄下又挺起来了。

薇姨也察觉到我下体的变化“真想不到。这么一下子,你又涨起来了。人家说,年轻可以再来一次的。只不过,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的鸡巴以坚挺的竖起,对著薇姨点着头了。**几滴晶莹的分泌物正向薇姨打招呼。

“薇姨,你看,我说的是真的吧?我就只要你,我满脑子都是你我爱你,薇姨,我要你”

薇姨大受感动,也忍不住了。

将薄被一掀。身子一翻,采狗爬姿式,将屁股翘起对着我。一手后伸,将阴唇微分。微微扭著屁股,回头带著淫淫笑意对我说。

“喜欢你现在看到的一切吗?喜不喜欢干妈的屁股?干妈的屁眼好不好看?如果你要,干妈全都给你。不过,不是现在。干妈要你把大肉棒插进干妈的小浪穴,先给干妈止止这阵子来的饥渴。”我跪立起来,将鸡巴凑上薇姨的阴唇。薇姨扶著我的鸡巴,引导到肉穴入口。

我向后一缩,不让薇姨就这么得逞。

反而是在洞门口磨着。

“好人……求求你……别再挑逗我了……插进来吧……来……来干我……别磨了……求求你……给我止止痒吧……来嘛……可怜可怜干妈……来……我受不了了……来给干妈止痒……”

薇姨可是急了。伸手想抓住我的鸡巴。眼角微润,我看了有些不忍。

我奋力一挺,终于,我进到薇姨的体内了。在同时,薇姨也因为我这一挺抽了一口气。

我的鸡巴其实只有**进了去,薇姨却已龇牙裂嘴,眼角的泪珠蹦了出来。

“薇姨,怎么了,痛吗?不然,我不要进去好了。”虽然我急著想把肉棒插进去,但这景象使我有点慌。

“不,不……没关系……不要拔出去……干妈的浪穴只是太久没人插了,所以一下子容不下你的大肉棒。干妈很快乐,所以才会掉眼泪的。你轻点慢慢来就好了,来…再来…进来……”

于是我缓缓的将肉棒往里塞。

薇姨的小嘴大张,大口的换著气。

“哦…好…好爽……来…来……哦……”

我的鸡巴进去了三分之二就再也挺不进去了。

我就这么磨着,享受肉壁紧密的将我的鸡巴包围著。

“好…好小正……现…现在…现在抽……抽插干妈的*穴……”

我开始进进出出的抽插着。

薇姨配合著我的动作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声。幸好薇姨装璜时作了隔音设计,不然一定会有人来抗议的。

“嗳哟……好棒……小正好棒……真好……快…好……干…干干妈的浪穴……小浪穴好喜欢…好高兴……喔…嗯…嗯……喔……喔……好……亲哥哥……好丈夫……你是我的……我的亲丈夫……小丈夫……干翻干妈的浪穴……干…干穿…干烂小浪穴也……也没关系……喔……真是美…美极了……”

我俯下身,贴著薇姨美白的背部,伸手向下前探,握著那对乳房揉捏著。一边努力的抽插著。薇姨回首和我深深的吻著。还自喉头发出“哦…哦……”的哼声。

薇姨忍不住快感,将舌与唇自我口中分开,淫声浪叫“太…太美了……就算……

就算现在让我死……哦……我也甘心……美……美……雪……雪……爽……浪穴……浪穴太满……满足了……嗯……喔……亲丈夫……干得浪穴好爽……心…心肝…宝贝……大鸡巴…真是……太…太棒了……喔……“

我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薇姨也配合著我的动作,在我挺入时将屁股迎上来。发丝凌乱,体态淫荡,一点也无法和平日在外优雅高贵的薇姨连想在一起。

“好…好…美…美……上天了……哦……好丈夫……亲丈夫……我爱你……爱…

…爱大鸡巴插……哦……我快死了……要去了……好…丈夫……情哥哥……浪…

…浪穴快……快不行了……“

薇姨的喘息越来越急促,我的鸡巴也开始在肉穴里一涨一涨的了。薇姨也察觉到,我的精门要开了。更加淫荡的扭著屁股。“来…射在浪…浪穴里……来……我……哦……我们……一起……一起上天……”

我奋力一挺,一股酥麻的电流由脊椎传了上来,精关再也锁不住了,一泄而出。

薇姨也发出“啊…………”的一声,再也支撑不住了。

我的力道使我俩都仆倒在床上,我伏在薇姨的背上,鸡巴插在薇姨的肉穴里。我的双手仍在薇姨的乳房上,由後抱著薇姨。 阳具还在小穴里做後续的射精,薇姨的手紧掐著我的手臂,指甲都陷了进去。我感觉到怀中的薇姨也在抽着。我忙问薇姨怎么了,却没有得到回答。

手被掐的死紧,我探不到薇姨的鼻息。于是我将头*过去……还好,薇姨大概只是昏过去。

如你的设备有编码问题,请自行搜索解决,终极办法用浏览器打开一定可以看。

[白薇阿姨] [长篇全] 作者:不详-汉化中文版游戏下载,绅士游戏,电脑单机游戏,安卓手机游戏,Hgame,Galgame - 陆游记
[白薇阿姨] [长篇全] 作者:不详
此内容为免费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0
免费资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