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福不浅][全][作者:浪漫之神]

[艳福不浅][全][作者:浪漫之神]

[艳福不浅][全][作者:浪漫之神]使用说明: 下载解开压缩包即可
小说类型: 成人
文件类型: TXT
文啊件大小:2.81MB
内容节选:
看着她摆动圆润挺拔的丰臀,及紧缩的内裤印出的那条深深的股沟,我强咽了一口唾沫,靠!真想操她,可人家对咱不感兴趣,看来还是先要在束梦身上下功夫,非得把老美女操爽了,才能吸引得了小美女,否则,只能干瞪眼,没有办法一亲芳泽。

“副教主,我们开始吧!”,束梦面带桃花地对我说道,然后,眼睛有些游离,我明白,她有些抹不开。

“嗯,束阿姨,我给你脱衣服吧!”,说着,我走到她的近旁,伸到了她的腰部,抓住她的线衣往上一撩,束梦忙抬起手,配合着我把她的线衣脱掉了,里面一件紧身白色内衣露出来了,她赶紧自己把内衣也脱掉了,只留下了胸罩。

我不禁仔细地打量起了眼前的美妇,出于男人的习惯,我一眼就瞄上了她的胸部,两只鼓鼓的MM骄傲地挺立着,中间的乳沟被胸罩拉紧成了一条小沟,很是诱人,我走上去,把手伸到了她的背部,替她解开了胸罩,瞬间两只小白兔欢快地跳了出来,我忍不住摸了一下,还顽皮地用手捏了捏她的乳头。

“嗯啊!”,束梦激动地呻吟了起来,然后,她也忙把手伸到了我的下体,将我西裤的拉链拉开了,伸进去掏出了我早就青筋暴跳的宝贝。

我一看,人家直奔主题了,干脆,我也快点把她裤子给脱了,欣赏一下她下面的无限风光,于是,我弯下腰来,解开了她裤子的皮带和纽扣,抓住裤管往下一扯,长裤被脱掉了,只剩下了一条粉红色的紧身内裤,这条紧身内裤将她的下体包裹得非常紧凑,使她的阴阜部位显得尤为鼓胀,大腿内侧甚至有一些稀疏的阴毛都不甘寂寞地爬了出来,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在了那里,我觉得自己的血在往上涌,浑身沸腾了起来。

不管了,先全部扒下来看看,妈的,快忍不住了,下面的兄弟太想捅她了,我刚要再次俯身扒掉她最后一丝遮羞物,束梦自己伸手,翘腿,把内裤扒了,一副迷人的春宫图映入眼帘,一条细流置于芳草萋萋之中,花瓣尽管有些暗红,但依然光彩照人,我俯身下去,将她的一双白皙的粉腿分开,趴到了她的双股间,闻了闻芳草的芳香,没有异味,甚至有些清香,好像是香皂的,难道她来的时候洗澡了?

我吻上了她的阴唇,用舌头舔了舔,微咸,她的下体禁不住向上拱了一下,嘴里再次“嗯啊”了起来,显然,她进入了角色,我再用舌头将她暗红的花瓣挑开,鲜红的花蕾顿时显现,我的欲望再次高涨,嘴唇忍不住与她的下体贴的更紧了,舌头也趁机彻底地进入了她的洞府里,游戏了起来,“啊啊!”,束梦拱了拱丰臀,一股浓浓地爱液涌到了我的舌尖上,我一吸,吞入腹中了。

束梦一激动,双腿夹住了我的头部,“副教主,你插我吧!受不了”。

“嗯,马上就来,但你还是叫我诗侠吧!叫副教主显得太陌生了,有些刹风景,好吗?”,我提议道。

“嗯,诗侠,快进来,阿姨受不了了”,说着,束梦将两条腿分得开开的,让她下体的风景完全地呈现在了我的面前,看到她潺潺地溪流,我忙将自己也脱了个精光,然后,爬到了床上,将自己整个身体盖在了束梦依然白皙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胴体上。

瞬间,我吻上了束梦性感的香唇,据书上记载,操女人时,如果把女人的衣服脱光后,不接吻,而直接捅进去是非常没有风度的表现,而且对被操的女人来讲非常不尊重,从接受了这个理论后,我和我的美女们做爱基本上都要履行这套程序,以显示我的风度和对我的美女们的尊重。

束梦被我吻上后,呼吸立即就加重了,急促起来,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臀部,我的粗大宝贝本能地往她的柔软处顶了顶。

“嗯啊!求你了,诗侠,别玩了,快插进来吧!”,挣脱我的吻后,束梦急切的呼唤着我的进入。

说完,束梦再也不管我的反应了,她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握到了我的粗大的宝贝,引向了她早已泛滥成灾的洞口,她用我的枪头蘸了蘸她洞口的爱液,然后,说了声,“诗侠,用力”。

我腰一挺,用力捅了进去,彻彻底底,抵到了花心,枪根部被她的花瓣紧紧地裹住了,两人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

“就进去了?妈,你们在外面玩,我进去睡了”,我回头一看,小雅围着浴巾笑呵呵地站在我们后面,脸上没有一丝羡慕和情欲之色,这让我很受打击也很郁闷,靠!确实不是女人该有的反应!

“丫头,你看看妈和诗侠做嘛!妈现在真的好舒服好幸福,诗侠,你动起来吧!”,束梦担心她们家这宝贝女儿对我们的付出毫无兴趣,也毫不动心。

“你们玩吧!我真睡去了”,小雅连看也不看我,婀娜多姿地向里间走去,真他妈的性感之极,靠!老子今晚不干掉你,老子枉为男人!我默默下了决心。

想到这里,我开始动作了起来,我决定实施先老后小的战略,战术则采取我最为自信和自豪的“九浅一深法”,这是唯一的希望了,因此,我的动作变得有力起来。

“丫头,算妈求你了,你就坐在旁边看一会儿,你当成看电视不就成了?妈这样求你,你还走,你让妈这脸往哪里搁啊?”,说完,束梦拱了拱丰臀,示意我不要停下来。

收到束梦这个信息后,我浅浅地在她洞口蜻蜓点水般送入半截钢管,然后,再抽出来,如此循环往复9次,当到第10次时,猛地坚决彻底地捅到她的花心,束梦“嗯啊”地叫了起来,这样熬人的操作办法使用了大约不到5分钟,束梦的高潮提前到了,我感到了她洞府内壁在收缩,身体在痉挛,嘴里的呻吟声大了起来,“啊啊啊啊!诗侠,我要飘起来了,你再狠一些,快一些,这样我受不了”。

一旁观战的小雅笑了起来,“妈,真有这么舒服么?不过,妈,你下面流了好多哦!”,小雅看到我们的接合处,说道。

我眼睛瞟了她一眼,我感到她的脸上荡漾着春情了,心里暗喜,知道,离目标越来越近了,假小子进入角色了,想到此,我再次运用了刚才的战术,先将束梦的欲望逼入绝境,让她发狂地想要我狠狠地操,然后,我再满足她。

于是,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九浅一深法”,而且这次的浅,比上次还浅,但深也很深,可以说不能再深了,因为,我感到已经捅到底了,枪头已经触碰到了她的花心,每次触碰到后,束梦就会全身发抖,手上使劲按住我的屁股,希望我们结合得更紧密些,又是几分钟过去了,束梦抛弃了残存的理智和羞涩感,哀求着我道,“诗侠,啊啊啊啊啊!阿姨求你了,啊啊啊啊啊!快点,再快点,啊啊啊!再深一些,再深,快!不要停,啊啊啊!我到了,我要死了,啊啊啊!”,叫到这里时,我明白,束梦已经进入了欲死欲仙的境地了。

我一边仍旧急速而凶狠地抽送着她,两人下体发出了啪啪声响,这是肉体狠狠撞击的声音,再偷看了一眼小雅,小姑娘呼吸急促地瞅着我与她亲狂热地性爱表演,我敢打赌,她下面一定湿了。

第2卷 事业顶峰 303、破处才尝到了甜头

在被我疯狂地抽插了1000多次后,束梦完全抵挡不了我这样的干法,丢掉N次后,眼光迷离,浑身抖个不停,叫声也越来越弱了,最后,不得不宣布投降了,她用微弱地声音叫道,“诗侠,求你了,别插了,放过阿姨,阿姨幸福的受不了了,阿姨这辈子做爱也没有今天这样享受过,怪不得这么多玉女教的女人要争着做你的女人,阿姨算是彻底明白了,这才是真正地性爱啊!丫头,快点,脱掉衣服,看到了吧!妈这可不是装的,太舒服了,妈都想就这样让他插死算了,做女人太幸福了,做诗侠的女人更幸福,妈不会骗你的”。

我停下了动作,骄傲地朝假小子看了看,春潮涌动地小雅,虽已经被我们这场激烈的性爱表演刺激的娇艳欲滴,但个性较强的她,嘴里却很强硬,“妈,也不过如此嘛!我和女孩子搂搂抱抱一样的舒服,我睡去了,妈你也累了,早点睡吧!”,说完,她起身要走。

“丫头,你要气死妈呀!你就试一试会死啊!妈白养你这么大”,说着,束梦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一看,忙趴下去,吻了吻她,说道,“束阿姨,没事的,她不想就算了”,说着,我将粗大坚硬沾满爱液的宝贝,从束梦的洞府里褪了出来,高傲地向上挺着,还故意朝小雅的这个方向矗立着,让她欣赏到我的强大。

我和束梦都朝她看了一眼,我们发现,这丫头眼睛死死地盯着了我的宝贝,眼里有了欲望,束梦朝我眨了眨眼,示意我去干她。

我下了床,走到她的前面,将她的浴巾扯了下来,说实话,有了她亲的撑腰,我根本无所顾忌,胆子也就大了。

浴巾被扯掉后的小雅,美得我立马觉得呼吸困难,原来她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洁细腻,两条修长的粉腿,中间隆起的阴阜下与她亲一样,芳草萋萋,中间一条细缝,花瓣尚未开放,一看就知道是处女。

见我盯着她下面,她赶紧用手护住了下面,叫道,“你干嘛这样盯着我这里?色狼”,说完,她用眼神哀求着她亲,可能是要我放过她。

但束梦却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我干脆一把拦腰将她抱起,当我们俩裸体一接触时,我分明感到了她身体一颤,她叫道,“副教主,求你了,放下我,我不想做女人,我要做男人,我有女朋友了”。

我把她扔到床上后,笑道,“小雅,你刚才这几句话没有一句是一个男人说的话,男人不会轻易哀求别人,你本来就是个女孩,何苦要有悖于自然规律,去强做男人,而又确实不是男人,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男人,什么是女人”。

一旁躺着的束梦,笑道,“诗侠说得对,丫头,别抗拒了,我跟诗侠说了,今天强迫你,妈也要让你做成女人,妈无法接受你现在这个样子,你爸临死前再三叮嘱我,要我想尽办法也要让你变成本来面目,诗侠,今天是丫头的第一次,你稍微轻一点,别弄得她太疼了,知道吗?”。

束梦的话,让小雅彻底地放弃了抵抗,她美眸紧闭,乖乖地躺在那里,等着我的进入,但是,我觉得还是先不急于捅她,先用吻将她的情欲之火点燃,等她疯狂了再说,到时候,我让她求我干她。

于是,我开始采用语言和行动相结合的方式对付她,我深情地说道,“小雅,你有没有在镜子里仔细地看过自己?”。

她美眸微启,惊讶地问道,“什么意思啊?”。

“没有什么意思,你就没有发现自己是个绝色美女吗?我今天下午,一见到你,第一个反应,就是像现在这样特别想拥有你,你浪费了自己的青春,荒废了自己的美貌,你是这个世界上难得一见的绝色佳人,可你却要强迫自己成为男人,首先这不现实,也是对自己,对你妈妈的极不负责任的”,说到这里,我看了看她。

她睁开美目,嘟起性感小嘴,骂道,“关你屁事,你想干嘛就干嘛,反正我妈授权给你了,我又是她的女儿,也没有办法”。

“对,你知道自己是她的女儿就好,可你明知自己是她的女儿,还要扮成一副男儿样,多让你妈担心和伤心,你放心,虽然我答应了你妈要和你做爱,但是,我也是个有原则,有自尊的男人,虽然,我很想和你做爱,如果经过尝试后,我仍感到你不是心甘情愿的,我一定不进入你的体内,我要的女人是心甘情愿做我的女人,绝不强迫任何人”,我的话让束梦既感动又担心。

“诗侠,没事的,你不进去,她怎么体会得到性爱多么美妙啊!你直管插进去,阿姨不怪你,还谢谢你!”,靠!看来这束梦是早就对小雅这种行为忍无可忍,恨之入骨了,巴不得我现在废话少说,直接操进去才好!

“妈,你干嘛这么急啊!人家副教主说得才像个男人,不逼迫我,你老想逼我,我偏不答应”,说着,她撅嘴,气呼呼地,让胸前两个MM,一鼓一鼓地颤巍巍的抖着,相当性感撩人。

我俯下身去,吻上了她的香唇,这丫头条件反射地将头一偏,有些抗拒我的吻,我笑道,“你不敢我和接吻吗?你怕自己受不了,怕爱上我,对吗?”。

一听这话,假小子眼一瞪,“谁怕了?我就是不喜欢,吻就吻”,说着,将眼一闭,等着我入侵。

我欣喜若狂,靠!就这情商还跟我斗,女人一旦被男人热吻了,就没有不投降的,因此,我先用舌头在她唇边舔了舔,不急于贴上去,故意呼吸急促起来,让她受到我情绪的影响,然后,我再把目标放到了她的额头,眼睛,脸颊,耳背,脖子,她头上每个会产生性反应的地方我都光临了几遍,我感到了她的情绪已经被我调动了起来,她的呼吸也开始了加重,虽然她试图忍住,但还是被我看透了,于是,我吻上了她的唇,四片唇紧紧地凑到了一起。

同时,我将身体也盖到了她光洁丝滑的胴体上,坚硬的下体直顶着她的柔软处,枪头直逼她的洞口,虽然没有进去,我也没有想过就进去,只是我们俩的身高正好这样相配。

两具胴体这样紧密地贴在一起后,我感到了她的身体在颤抖,于是,我又加重了药剂,把手伸到她的后颈部,将她的头紧紧地搂住了,舌头撬开了她的嘴,如灵蛇般游了进去,找到她的香舌后,戏耍了起来。

很快,小雅的情欲之火在她的全身蔓延开了,她呼吸越来越急促,尤其是舌头被我吸到我的嘴中后,我分明感受到了她身体的颤栗,眼光迷离,双手本能地按着我的屁股,以便让我的下体更紧地顶着她,她的一切反应毫无疑问地表明,她的心里和生理都是女性化,只是个性豪爽了些,才有些男孩子味道,我现在有100%的把握会让她从此以后,再也离不开我的金箍棒了。

然后,我将吻开始朝下移,脖子,胸部,在两个坚挺硕大的MM前停留住了,我先在她的乳沟处舔了舔,再含住了一只MM,靠!太大了,都有些含不住,舌头轻轻地拨弄着她的蓓蕾,小丫头嘴里发出了一声撩人的呻吟声,“啊啊!”,这句呻吟声,彻底宣告了她已经进入了角色了,说明从此刻开始,她这朵花我可以随时随意摘取了。

我将手探到她的草丛中,摸到了她的细缝处,丝丝粘稠爱液已经流了不少,我把沾满了爱液的手放到我的嘴边,舔了舔,这可是处女的爱液,芳香四溢啊!

我决定将亲吻她的胴体的时间缩短,我要快些喝到她的甘泉,打定主意后,我再次含着她的MM,猛地吸了起来,下体则使劲地往她的桃花洞口顶,“啊啊啊啊!”小雅立马激情四射,呻吟不断,在我没有进入她迷人的体内的情况下,迎来了她人生第一次性高潮。

完了,她的手不由自主地往我下面掏,当她掏到我的宝贝时,呼吸更加地急促,她引导着我的宝贝,往她泛滥的溪口捅去,我没有按她的要求做,而是按兵不动,因为,我的程序还没有到那一步。

我尽情地挑逗着她的蓓蕾,小雅则是不时地拱起丰臀,我不去管她,仍旧按我自己设定的程序往下走,接下来,我的吻移到了她的腹部,我将舌头伸到她的肚脐眼里扫了起来,双手一只手握着她的一只软乎乎的MM,,小雅兴奋地再度叫了起来,我抓紧了揉搓的力度,一会儿功夫,她的胴体再次战栗起来,高潮又到了。

然后,我的唇就移到了它最想光临的这片风景如画的处女之地,我先用吻了吻她的芳草,并用牙齿咬了几根,拔了拔,痛的小雅赶紧将我的头往她下体使劲按,不偏不倚正好让我的唇对上了她的唇,不过她的是阴唇,也我特别喜欢的唇,我的舌头还没有撬开她的花瓣,爱液就沾满了我的双唇,我兴奋地舔了舔,发出了啧啧地赞叹声,“小雅,你的下面好香啊!你流出的爱液味道真不错,我要定你了,我修改我刚才的话,你不同意都不行了,那怕是强奸你,我也要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我以为她会生气,没有想到,我这些充满霸道,野性的话,反而让小雅兴奋了起来,她叫道,“副教主,你愿意咋样就咋样吧!”。我心里想,还没有进入实质性的内容呢!就投降了,都没有挑战性了。

我从她的双股中抬起头,朝束梦瞅了一眼,这位刚被我操的死去活来的亲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她明白,她的计划彻底成功了,刚才小雅的话无疑宣告了她想做我的女人了。她的女儿终于朝女孩子的方向转变了。

我重新将头埋入了她的双股间,吻上她的阴唇后,我用舌头挑开了,里面鲜嫩的花蕾傲然绽开,周围爱液涟涟,我贪婪地吸允起来,这下不得了,小雅这个小处女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爱液一汩汩地往外涌,双手使劲地将我的头往她里面按,嘴里呻吟不断,“啊啊啊啊!别吸了,副教主,我投降了,我愿意做你的女了,别吸了,求你了,用你的JJ吧!啊啊啊啊!”。

靠!老子说过,一定要让她求我操她,既然人家已经求我了,那就满足她吧!于是,我重新爬上了她的玉体,将宝贝对准了她已经泛滥的洞口了。

然后,我腰部一挺,粗大的宝贝缓缓地往里挤了,看得一旁的束梦春情再次荡漾起来,她满面潮红地说道,“诗侠,慢点,别让她太疼了”。

我点了点头,但动作并没有停下来,突然,我发现小雅的神情开始有些痛苦了,我停了下来,一看钢枪,进去了一大半了,“好点了吗?”,我关切地问道。

“嗯,好痒痒,你再用力点,我忍得住,”小雅艰难地说道。

其实,我心里明白,越慢她越痛苦,还不如一杆捅到底,痛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想到这里,我开始转移她的注意力了,我亲了她一口香唇后,说道,“小雅,我觉得我爱上你了,你以后就跟着我,好吗?”。

束梦一听,乐坏了,忙叫道,“好啊!丫头,快答应,能跟着诗侠,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快点啊!”。

小雅羞涩地点了点头,她刚一点头,我腰部一使劲,几乎拼尽了全力,往她里面使劲一捅,全根没入了她狭窄的蜜道里,我几乎听到了处女膜被刺破的声音,小雅叫道,“啊!好痛”,然后,双手紧紧地掐着我的屁股。

束梦坐起来,扒开我们的下体,看了看我们的接合处,高兴地叫道,“丫头,全进去了,不会再痛了,你终于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了,从此以后,你再也离不开了诗侠了,妈相信,你会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的,因为你是玉女教副教主的女人,咱玉女教不是哪一个女人都有这种福分的,今晚妈也是沾了你的光啊!”。

靠!这话说得太动听了,我喜欢。

“不痛了吧!”,我问道。

“嗯,里面好痒痒”,小雅羞涩地说道,靠!越来越像女孩子了,跟下午刚接到的那个小雅完全不是一个人了,身下的这个小雅,让我疯狂地想操她,而下午那个只会让我感到恶心。

“好的,小雅,我开始了”,说着,我双手一撑床,将沾满了处女红的金箍棒抽了出来,束梦赶紧从床前的包里掏出了手绢,移过身子,握住了我的金箍棒,将上面的血迹擦拭掉了,然后,再把手绢垫到了小雅的丰臀下面。

在她回身躺下的时候,她仍然激动地握着我的宝贝,亲了一口,弄得我真想抱着她再操一通,但是,我不能,因为身下的这具胴体更有吸引力,想到此,我忙重新趴到她美妙的胴体上,对准她的桃花洞口,挤了进去。

然后,我开始律动了起来,靠!处女地就是不一样,窄窄的,紧紧的,操起来就是刺激,不到100次,小雅的高潮就开始不断地涌来,如潮水一般,呻吟声此起彼伏,我一边抽送着小雅,一边看了看旁边的束梦,就见她满眼激情地瞅着我的进进出出的宝贝,那份渴望能让你融化,于是,我伸出右手,将她的一条腿扯到了我的身边,我示意她站起来跨在我的前面,将下体对着我的嘴,丰臀对着小雅,然后,我开始亲吻她的下体,当然,我没有放弃下面对小雅的冲击。

就这样,我力战她们女二人,当下面的小雅禁不起我的冲刺后,就换上束梦再上,我就用嘴亲吻小雅,当束梦被我捅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就又换上小雅再上,三个人大战了越三个小时,小雅的下体被我捣得红肿了,束梦心疼得不行,坚决不让她再做了,但我还没有射的迹象,束梦就说,今晚她要让我泄掉,而且一定要泄到小雅洞里,她说,她要让小雅彻彻底底地享受到性爱的全过程,让她知道,性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在把束梦捅到了几乎晕了过去,我的宝贝依然没有释放,最后,束梦只能疲惫不堪地用嘴边跟我引导,手使劲地套弄,这样还用了近20分钟,我的那股欲火才姗姗来迟,在即将到来之际,我趴到了小雅的胴体上,再摧残了她近10分钟后,才将这股强烈的欲火喷射进了她的处女地里,把个小雅给射得高潮迭起,欲死欲仙。

完了,三个人都倒在了床上,休息了片刻,我要起身告辞了,束梦想让我留下来一起睡,我刚要拒绝,电话响了,不看我都知道,一定是梓梦的。

果然,一按键,传来了梓梦好听的声音,“宝贝,是不是和束梦女做爱了?好几个小时了,太晚了,要不今晚你就在宾馆住,别回来了,不安全,姐想你”。

靠!太神奇了,我也没有告诉她我今晚要干掉束梦女的啊!她怎么都知道啊?

“好的,我也是有些累了,那我不回去了,梓梦,我也想你,晚安!”,然后,我们挂掉了电话。

束梦笑道,“是梓梦教主吧!她知道了你今晚在和我们女俩做爱,来之前,我请示过她,她满口答应了,要不我怎么会那样贸然跟你讲这些呢?”,靠!原来如此!

第2卷 事业顶峰 304、早上的激情

第二天早上,眼睛还没有睁开,我就觉得下体被灼热包裹者,我仔细地感觉了一下,明白过来了,原来有人用嘴含着了我的金箍棒,我决定大胆地猜测一下,晚上我是和束梦女俩一起睡的,当时,做完爱后,我躺到了中间,我记得入睡前,我的手还握着了小雅的两只大MM,,她则握住了我当时还没有软掉的宝贝,就这样呼呼入睡了。

难道会是束梦?昨晚我感觉她已经完全满足了,不会这么早又想了吧?而小雅分明被我操的下面红肿异常,一个晚上也不会恢复的,不过,就性欲而言,昨晚小雅被破瓜后,好像比她老娘更胜一筹,不是她老娘不让她做,估计她要做个通宵也愿意,先不管,干脆我装到底,看她下一步会怎么办?

正思考着这些问题,枪头已经被两片唇夹着,并有舌头在轻舔我的枪眼,一股酥麻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靠!好刺激,看这手法,不会是小雅,小雅不会懂这些性爱秘诀的,那就是束梦了,这束梦的性欲可够强的,不过也难怪,丈夫死了一年多了,四十如虎的年龄,这是她人生中最后一段性欲旺盛期,估计她想抓紧时间享受,又借助是玉女教的长老身份,和我这个年轻教主做也不算违规也不算乱伦,因此,她会这样的举动完全合乎情理。

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金箍棒被松开了,紧接着,又被握住了,但这次不是用嘴了,而是进洞了,我分明感到了自己的宝贝陷入了深深的洞府里,同时,上方传来了一声满足地轻吟,“嗯”,我仔细地辨认了一下,没错,这个洞是束梦的,幽深,略显松弛,不是小雅的蜜道那么狭小紧凑,看来束梦打算这两天和我在一起时充分享受一下性爱,免得回去后独守空房,我有把握,这次以后,只要我们俩见面,她一定会迫不及待地脱裤子。后来,我们在举行三家企业联合挂牌典礼时,她一到飞机场,不是和我一起回公司,而是直接上宾馆先干了一仗,我也理解她,女人嘛!下面本来就是被男人操的,结果总空着,时间一长,肯定受不了,尤其是像她这样真正尝到甜头的女人,小雅倒是幸福了,从今开始,干脆都不回家了,直接就住到了秀庭别墅,让我天天操,完全恢复了女孩作风。

束梦在我上面幸福地呻吟着,急速地起伏着,我仍然是一副熟睡着的样子,毫不理睬她,只负责把自己的宝贝硬起来提供给她享用就是,但束梦的起伏声,最后把小雅也弄醒了,她睁开美眸,见她老娘欢快地在我上面起伏不断,羡慕不已,叫道,“妈,诗侠好像还没有醒呢!你就折腾他啊?”。

“小雅,别说话,让妈好好地再过过瘾,妈这辈子从来没有享受到这样刺激的性爱,这小子从昨晚到现在就没有看到他下面软过,性欲之强,难以想象,丫头,有你幸福的,你那死了的老爸跟他没有办法比,以前,我和你爸做的时候,你爸最长的时候也没有超过10分钟,每次我刚到高潮,他就泄了,你看诗侠,只要你不想让他泄,都一直这么硬着,怪不得他家里的美女都把他当成宝,这小子真是我们女人的宝贝疙瘩,做他的女人,太幸福了”,束梦小声地赞美着我的强大,我觉得这对女已经彻底被我收编了,靠!真爽!

“嗯,是的,妈我昨晚终于知道了做女人还可以这么享受,他那根东西太神奇了,把人都要戳死了,可还是愿意让他戳死,妈,我也好喜欢被他那根灼热的东西堵得死死的,塞得满满的,那种充实感和满足感我以前连想也没有想到过,怪不得妈你要我做女人,真好!妈,你过了瘾后,让我再做一会儿吧!我也想了”,,小雅小声和束梦交流着。

束梦心疼地问道,“那你行吗?昨晚都肿成那样了,反正诗侠也说了,只要你自己愿意,以后你就可以天天和他做了,先养好了身体再做吧!一辈子跟着他,有你享受的,但妈要提醒你,诗侠现在这些女人可都是百里挑一的大美女,也有能力,到目前为止,她们的关系处理得非常好,所以,你不能和她们争风吃醋,也要改掉那些大大咧咧地坏习惯,对人要尊重,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否则,你以后要被诗侠赶回去了,妈可没脸再求他了,知道吗?”。

小雅说,“嗯,知道了,妈,我今天就把头发烫直了,我看得出,诗侠不喜欢我这样的,他喜欢像婷婷那样的美女,嗲嗲的,有女人味,我要向她们那些姐妹们学习,妈,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闭着眼睛,一边享受着束梦蜜道的套弄,一边静静地听着这女俩小声地交谈,心里挺感慨的,束梦其实是个难得的好女人,也是个难得的好亲,为了自己的女儿,竟然会牺牲自己的色相,当然,被我操不等于牺牲,还有些占便宜的味道,我觉得她自己就是这样理解的;而假小子小雅,从昨晚被我破瓜开始,就彻底被我收编了,而且一夜之间性情大变,奇迹般地恢复了女儿本色,看来真是欠操啊!说不定很多同性恋者就是因为没有像我这样的高手的援助才会转过来喜欢同性,如果碰到我这样的男人,估计没有女人会喜欢做男人的,找个女人过那种阴不阴,阳不阳的生活。

“妈,你看,诗侠怎么还不醒啊?你这样折腾他,他都能睡着啊?他还硬着吗?”,小雅估计见我这样的被她妈妈套弄还能睡着,有些不理解,甚至怀疑我已经软了,靠!我每天早上都像钢筋,怎么可能会软掉?

“你看看,有多硬,丫头,你看”,说着,束梦滋地让我的宝贝出了她的水帘洞,还用手拨弄了一下,我感到了宝贝摇晃了几下。

“啊?这么大,这么长,妈,我想死了,你让我玩一会儿”,我睁开了一丁点眼,我模模糊糊地看到束梦从我身上下来了,然后,换上了她的宝贝女儿,昨晚我们三个反正都没有穿衣服睡觉,所以,这丫头跨上来后,激动地握着我的宝贝,对准了她的桃花洞口,身体往下一坐,靠!果然,感觉完全两样,那种紧凑的挤压感让我通体舒畅,激情澎湃,真想使劲捅几下过过瘾。

“啊!妈,真舒服啊!我爱死他这个东西了,又热又充实,堵得严严实实的感觉真好,浑身都像触电一样,妈,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感觉?”,小雅兴奋地问道。

“嗯,丫头,都差不多,知道了妈不会害吧!昨晚还死活不干,如果你坚决不试,那你这辈子也享受不到现在这样的性爱了,妈告诉你,像副教主这样的男人,这个世界上仅此一个,因为他练的是我们玉女教镇教武功,媚女心经和断脉心经,这都是最上乘的内家功法,男人练成后,性功能超级厉害,无人能敌,你想啊!到现在为止,我们知道的她的女人就快十个了,这都是固定的,像男人嘛!外面还可能有些,他能够满足这么多女人的性欲,这得多强悍的性能力啊!而且你白天看他,总是那么精力充沛,说做爱,立马硬得像钢筋一样,刚才妈一醒来,见他的JJ硬硬地矗立着,像跟你发出邀请一样,哪个女人见了受得了?”。

束梦这话刚一出口,正在起伏套弄的小雅扑哧笑了起来,“妈,看来要跟你找个男人了,要不你回去了,怎么办啊?谁跟你解决啊?”。

束梦佯骂道,“死丫头,有这么说自己的妈的吗?还找男人,和他做过的女人,对其他男人还有兴趣啊?妈就这样了,诗侠如果有点孝心,疼你妈,就让他以后也多看几次妈就行了,其它的就不指望了,只要你们活的开心就行”。

小雅又笑了起来,“妈,头一回听说这样跟丈娘尽孝心的,这种事也只有玉女教有的,外面人家听了,还不把我们骂死啊?”。

束梦叹道,“嗯,也是的,玉女教的一些做法是违反了传统道德观念,但是玉女教不同于一些邪教害人,玉女教不伤害他人,不伤害社会,玉女教的企业都是遵纪守法的良性发展的企业,从不克扣员工,也不偷税漏税,完全遵守国家法律,也支持国家的发展事业,我听说,像男副教主的这些特权,关键是因为练成了的这两种功夫的人如果每天没有一定的性爱,内功就容易退化掉,时间长了内功也就没有了,这样,万一教主有了不测,那都没有人配合副教主练习媚女心经了,因为男副教主的这些武功要练成很麻烦,要好多条件,所以,不能让他失去的,万一教主有事,他可以很容易地配合女副教主练习,以便不让这种神功失传,所以,从某种方面来讲,男副教主找女人做爱也是在为玉女教做贡献,当然,普通人是无法理解的”。

小雅说道,“哦!怪不得啊!妈,你怎么会知道的?”,然后,她使劲摇了几下臀部,让我的宝贝在她体内搅动了起来。

靠!这丫头说话归说话,但不能耽搁我们俩的肉体摩擦,我从她流出的爱液判断,这丫头欲火已经很旺了。

“以前老教主跟我讲过,当时,她刚过三十岁,梓梦教主还很小呢!不是因为你死去的老爸早就霸占了我,和我结婚了,那个上代副教主李剑萧当时就要勾引到我,幸亏被我拒绝了,否则就没有你了”,束梦说道。

原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靠!玉女教的性关系确实被男副教主给搞得乱七八糟,但是身为这个身份的我,也深深地体会到坐这个位子的不易,太容易产生性冲动了,只要美女往前面一晃,下面马上就有反应了,靠!爽是爽,可以累人啊!要对付的女人太多了。

想着想着,我的眼睛无意识地睁开了,看到了正在上面起伏的小雅,她自己按住了两个硕大的MM,,两只小白兔随着她身体的起伏而上下颤抖着,很是诱人,“诗侠,醒了,快插我吧!我还是更喜欢你使劲捅我的感觉”,见我醒来了,小雅羞涩地说道。

我淡淡一笑,说道,“你不痛了?我早上的劲特别大,你受的了吗?”。,说着,我啪啪地向上捅了几枪,每枪都尽了全力,直捅到她的底部。

“啊啊啊!好舒服,还是我在下面吧!”,说完,她下了我的身,当她看到我光溜溜的枪头时,激动地亲了一口,将枪头上她的爱液都沾到了自己的嘴上。

我翻身上了马,趴到了她温玉的胴体上,挺枪刺入,靠!就是爽啊!到了底部后,我猛地一抽出,她嗯啊了一声,说道,“你一出来,我觉得好空虚,快进来”。

如你的设备有编码问题,请自行搜索解决,终极办法用浏览器打开一定可以看。

[艳福不浅][全][作者:浪漫之神]-汉化中文版游戏下载,绅士游戏,电脑单机游戏,安卓手机游戏,Hgame,Galgame - 陆游记
[艳福不浅][全][作者:浪漫之神]
此内容为免费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0
免费资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