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陪酒小妹同居的日子] [作者:扛麦郎]

[与陪酒小妹同居的日子] [作者:扛麦郎]

[与陪酒小妹同居的日子] [作者:扛麦郎][小说名称]:与陪酒小妹同居的日子
[文件大小]:92k
[小说啊作者]:扛麦郎
[合集目录]:1-3
[节选预览]:

晚上的生意不错,我跟老谢在吧台忙的不行。突然包间的门被打开了,秦宁在玲玲的搀扶下几乎是冲进了卫生间。圆圆扶着一个醉醺醺的客人站在门口,往卫生间那边张望。老谢走过去给那醉汉递了一根烟,重新拉他进了包间。
圆圆来到吧台,拿了一罐王老吉,一边悄悄倒出来一大半,一边轻声对我说:“何老板想带宁宁出去,宁宁不愿意,所以何老板逼宁宁对瓶吹啤酒,宁宁没喝下去,全吐了…”
我一边记账,一边点了点头。我端上一杯酒跟圆圆一起走进包间,分别坐在何老板旁边。圆圆给老何倒满酒,我端起杯子,一边笑着赔不是:“何哥,宁宁是新来的,酒量不得行,在外头吐遭了。我替她给你赔个不是,没照顾周到!”说完碰了一下老何手里的酒杯,没等他说话我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老何也是痛快人,干了手里的酒:“老弟,没得事。喊她回去休息嘛,我酒还是要喝的嘛!”这时候圆圆也把酒倒满,招呼老何跟他的几个朋友,一起喝了一杯。酒杯刚放在桌子上,玲玲进来了,为了不打扰客人喝酒,我跟老谢退了出来。
秦宁窝在大厅的沙发上,头歪在一旁。我倒了一杯水过去给她,她喝了一口,接着吐了出来。老谢一看直接让我把秦宁送回去,再有情况就赶紧送医院。在酒吧里喝到胃出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万一出个什么危险谁都罩不住。
我于是扶起秦宁,结果她站都站不住了。如果背着她,她的半个背都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实在没办法我只好把她的手搭在我脖子上,来了个公主抱,幸好住的地方不远,几分钟就走到了。
到家之后,我直接把她放在了她的床上。脱了凉鞋,弄了条湿毛巾给她擦脸。没擦几下,她突然扑哧笑了起来。我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躺在床上的秦宁,满脸疑问。她一下子坐起身来:“好了好了,不装了。我没事!”说着拿过了我手里的毛巾擦了擦胳膊和脖子,又把毛巾工工整整地叠好,递给了我。然后就对着我笑个不停。
“老何那个老色鬼,手总是不老实,还要带我出去,没办法,我只好装醉了。是不是装的特别像?”她笑嘻嘻地问我。
“演技可以 ,可是请问一下,你明明可以早告诉我,为什么让我抱着你走那么远,还要爬三楼?”我两只手拽着毛巾,作势要打她。
“自己走多累啊,你抱着我还挺舒服的。”她用一根手指点了点我的二头肌,”现在请你出去,本小姐要洗个澡换衣服。”说完把我推出了房间。
我无奈笑了笑,回到自己的房间。无事可做,我继续拿起PSP玩游戏。
过了一会,秦宁敲门:“有-人-吗?”我喊了一声没有。
她推门进来,看到我在玩游戏,就凑过来看:“你是小孩子嘛?玩这么幼稚的游戏?”
我拿掉耳机,一脸鄙视地看着她:“这是节奏游戏,不是你看上去那么简单的!”
她拿过一个耳机塞到自己耳朵里,一边看我玩一边伴随着节奏轻轻点头。我半靠在床头,她趴在我的旁边,洗发水的香味伴随着若有若无的湿气钻到了我的鼻子里。我一边跟着节奏按按钮,一边心猿意马地偷偷看她,尽管她还是穿着比较宽松的上衣,但是关键位置被散落下来的几缕头发和下巴挡住了。一走神,手里的游戏就错了节奏。她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笑个不停。我伸手轻轻敲了她的头一下,她坐起身子,想还手过来敲我。我抓住她的双手,她不停地想挣脱。
突然间我们像同时收到了某种信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的手腕还在我手里,却不再挣扎,我们四目相对,呆呆看了对方好久。我知道,她在等我。我知道,她在渴望我向前迈出一步。
我吻上了她。跟上次的狂热不一样,我们细细地互吻,唇珠、嘴角、舌尖、甚至是每一颗牙齿。一直到下巴,一直到她修长的脖子,一直到她突出的锁骨。我脱去了她的上衣,她抱手遮在胸前。我慢慢把她放倒,躺在床上,然后轻轻吻她的睫毛,她的鼻梁。慢慢地她放开了双手紧紧抱着我。我终于看到了她粉白的胸部,浑圆,饱满,可能是躺着的缘故,微微向两旁扩散。她的乳头颜色有点像掺多了奶的咖啡,我轻轻舔了上去,她激动地抖了一下,嘴里发出了一声呻吟。我低头继续往下探索,吻遍她腹部的每一寸,每当我吻下去,总能感受到她呼吸越来越急促,呻吟的声音也慢慢变大。
伴随着她的呻吟声,我来到了她两腿中间,隔着她的内裤,我用牙齿轻轻咬她的阴阜。她忽然紧并双腿,用手紧紧抱着我的头,阻止我继续。我抬起头,重新爬上她的身子,四目相对,我能感觉到她眼里的不确定和一点点恐惧。我深深吻住了她的嘴,用力吮吸她的舌头,右手慢慢滑向了她的双腿之间私密森林。她把我的手拿开,我停下与她激吻,抬头看着她。她眼圈微红,眼睛湿润,似乎有滴泪正在酝酿。我轻轻趴在她的耳边,轻咬她的耳垂,用牙齿刮她的耳骨,她啊了一声,紧紧抱着我的头不放。
我被箍地快喘不过气,在耳边轻声说道:“宁宁,你想闷死我吗?”
她小声咕哝道:“哥,你坏啊,你要欺负我。”
我一边呼气,一边说:“宁,你舒服吗?”
她不说话轻轻点了点头。我用左手轻轻揉捏她的乳头,她呼吸声越来越急促。慢慢地,我感觉到她双腿分开了,于是趁机用右手轻划她的阴阜,慢慢揉捏她的阴唇。她一边随着我的节奏呻吟,一边看着我的眼睛,似乎是不放心,她用左手轻轻拉着我的右手。揉捏了许久,她放开了手,双肘交叉挡在脸前。我像是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手指穿过了她最后一道防线,她的下面已经湿润了。我用手指蘸着她的爱液,在她阴唇外面细细探索。能感觉到,她双腿间的温度在慢慢升高。她蜷起腿,用力夹住我的手不让我动,然而坚持不了几秒钟,就再次放松了下来,应该是感觉到双腿越是夹紧,对她的刺激反而越大,带来的冲击越是兴奋,她的双腿开始有节奏的呼应我的动作,不断夹紧我的手。我的手指在爱液的润滑下,一不小心滑进了她的花芯。她双腿猛地使劲夹住了我的手,嘴里发出一声娇喘。
我轻轻脱下她的内裤,美丽的森林里有一条细细的溪流。透明的爱液包裹着淡咖啡色的阴唇,伴随着她的呼吸,微微地一开一合。我用食指蘸着她的爱液,一次次地轻轻在她的小森林下面划,从最外侧到最里面,到达中心的时候,就轻轻探一个指节进到花芯里面去。每当我把手指从里面抽出来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宁宁的失落。伴随着我一次次的进出,我能感觉到,小森林附近的温度越来越高,就像一座沉默许久的活火山,在我的挑逗之下,这座火山正处在喷发的边缘。我抬头看看她,发现她还是害羞地用手肘挡住脸,嘴里还在不停地娇喘。
我用两只手指分开她的花芯,春水已经泛滥不堪。我用舌尖轻轻挑了一下她小巧的阴蒂。宁宁浑身像触电一般抖了起来。紧接着,我眼前的小森林从肉粉色变成了淡红色,并且她在不停地颤抖。我又用舌尖轻轻触碰了一下花芯,宁宁的呻吟变成了轻声的哀嚎。这哀嚎在我耳朵里似乎是求饶,似乎是鼓励。在一声声的鼓励下,我用舌尖轻轻围绕着宁宁的阴蒂打转,不时轻轻吮吸一下。宁宁有点受不了了,腰部用力地挺了起来,这样反而让我的舌头更加方便地深入了花芯。她刚洗完澡,沐浴露的香味还残留在森林中,下面的爱液咸咸的,滑滑的,我一边细细品尝,一边加快了舌头探索花芯的速度和力度。
突然间,宁宁用双手紧紧抓住了我的头,屁股挺的更高了。紧接着我感到一股暖流冲出了花芯。然后宁宁躺在床上喘着粗气,不动了。有人说,AV里的女人潮吹都是假的,基本上都是尿,我阅人不多,没法给出准确的答案,但是我能深刻感受到,宁宁流出来的这些不是尿,是爱液。
宁宁用手肘当着脸,头发散落在枕头旁边。我轻轻亲了下她的眼睛,她睁开眼看看我,接着害羞地挡住脸,笑了起来。我再次吻上她的唇,她的爱液混合着我们的口水,在彼此舌尖交换。
宁宁已经到达了一次顶峰,我蓄势已久的老弟早已按捺不住,于是在花芯周围上下摩擦几次,顺势一插到底。宁宁一声惊呼:“啊!哥哥!轻点…快,快…”我假装听不见,按照自己的节奏缓慢地进出,她已经变成暗红色的小阴唇在我的抽插过程中,不停翻进翻出,粘丝丝的爱液沾满了我的蛋蛋,随着我一次次地运动,弄得满床都是。
我轻轻抱起秦宁,她低头看着我慢慢出入她的身体,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我把她扶起来,坐在我的腿上,一边用手帮她活动,一边贪婪地吮吸她的美胸,刚才躺着看不出来,原来宁宁的胸型也很好看,甚至比张小月的还要大一点。当张小月三个字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我节奏明显有了变化,好在只有我感受到了变化。我们抱在一起,互相看不到对方,那一刻我也不知道跟我做爱的到底是秦宁还是张小月,我也不知道自己更希望跟秦宁做爱,还是更希望跟张小月。这是男人的通病,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得到了之后,朱砂痣变成了蚊子血,白月光变成了饭粒子。我深呼一口气,躺在了床上,从我的角度看过去,秦宁非常享受我们在做的一切,她一只手撑在我腿上,一只手拢着散落的头发。索性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切。不再管谁是谁了。
我双手握住她的腰,辅助她用力,在一次次的吞吐中,她的爱液流满了我的小腹,流向了我的大腿。她节奏越来越快,我感觉到我的老弟在她体内似乎被一张小嘴在吮吸、放开、吮吸、放开…似乎有只非常小的手在抓住我的龟头,上下不停地撸动。她的叫声变得越来越大,能感受到,她的花芯也一下一下地收缩,那感觉近似于抽搐,伴随着这种轻微的抽搐,他的花芯越来越紧,那张小嘴吮吸我龟头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伴随着秦宁一声大叫,我的老弟终于把持不住,深深射在了她的身体里。秦宁再次浑身瘫软,顺势趴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老弟还停留在她体内。尽管射完了,但是依然非常坚挺,过了好一会才慢慢软掉逐渐滑了出来。秦宁一手撑头,一手摸着我的下巴,潮红未退的胸部压在我的胳膊上,她有点害羞的看着我,似乎若有所思,似乎欲言又止。我笑着看着她,这时候一切的语言都是多余的。我伸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然后把她的头靠在了我起伏的胸膛上。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管它呢。”脑子里的小黄人说道。
自从跟秦宁突破了那层窗户纸,我们做爱的频率跟一般热恋小情侣没什么区别,只要是俩人在家,总能通过一个眼神带动一串热吻,然后不管是在厨房还是在客厅,我们总能快速进入状态。有一次在兴头上,我问秦宁,我们这是爱情吗?她用力撑起身子,单手抱着我的头,迷离的眼神直视着我。接着就深深地吻上我的嘴。
等吻的大家都喘不过气的时候,她趴在我耳边,轻声说:“还重要吗?”
接着我们又会掉进那巨大的新鲜的欢愉当中。看上去我比她更在意我们之间的关系和名分。一个男人如果愿意在做完爱之后久久抱着身边的女人不愿离开,那他多半是爱她的,至少对她的肉体有不舍的迷恋。这是老谢告诉我的,他从来不缺女人,不管是一夜情还是一月情,在做完爱之后总有一些女人让他觉得恶心。跟秦宁在一起,我没有恶心的感觉。射完最后一滴之后,我连鸡鸡都不舍得拿出来。秦宁也喜欢轻轻抚摸我的背,我的头。好几次我都在这种温柔的抚摸当中沉沉睡去。
如果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也不错,如果她不做陪酒小姐那就更完美了。每次我在吧台,她在包间,看到她醉眼惺忪地走出来,明明想让我抱抱她,却在刚把手抬起一半的时候又意识到我们两个人不同的身份以及所处的这个尴尬暧昧的环境,于是失落地把手放下。这种感觉很不好。
可能是她跟圆圆透露过什么,或者是圆圆眼睛比较尖,能读懂我跟秦宁对视之间的那种微妙的火花。她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帮我跟秦宁解除尴尬,创造一种比较融洽安逸的环境。那就是每次见到我都会过来跟我拥抱,有时候甚至会假装跟我亲嘴,或者直接把一根腿盘到我身上。这样每当秦宁需要我拥抱的时候,我就有充足的理由去抱她,至少让外人看上去我们不是特别的那一对。
跟秦宁过上了假装情侣的生活,我逐渐把张小月忘在了脑后只是偶尔给她发个信息,电话都没怎么打。几乎是忽略了她。从她手术至今差不多二十天了,一直都是老谢在跑前跑后。秦宁也是个聪明的女孩,她从来不提起张小月,哪怕她知道张小月已经来了,已经闯入到了我们的生活圈子,她也小心巧妙地绕过所有能跟张小月产生关联的话题。我们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也可以说是某种逃避。

如你的设备有编码问题,请自行搜索解决,终极办法用浏览器打开一定可以看。

[与陪酒小妹同居的日子] [作者:扛麦郎]-汉化中文版游戏下载,绅士游戏,电脑单机游戏,安卓手机游戏,Hgame,Galgame - 陆游记
[与陪酒小妹同居的日子] [作者:扛麦郎]
此内容为付费资源,请付费后查看
1
立即购买
您当前未登录!建议登陆后购买,可保存购买订单
付费资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