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然后与失忆的邻家新妻谈一场纯爱》[纯爱/常识篡改/邻家姐姐] (完结未删减精校版)

《捡漏!然后与失忆的邻家新妻谈一场纯爱》[纯爱/常识篡改/邻家姐姐] (完结未删减精校版)

《捡漏!然后与失忆的邻家新妻谈一场纯爱》[纯爱/常识篡改/邻家姐姐] (完结未删减精校版啊)
(国内浏览器可能会出现屏蔽情况,访问不了发布页的,更换国外浏览器
例如谷歌浏览器、火狐浏览器、Opera浏览器)
————————————-

————————————-
永久发布页:https://github.com/xubeifeng/luyouji.cc

第一章

“嗯啊~❤️思明~快一点~❤️再快一点~”

“嘤~❤️思明,人家还要嘛~❤️”

“累了吗…好吧,那今天就早些休息吧~啾~❤️”

我用枕头捂住耳朵,隔壁传来的阵阵娇吟让我也有些欲火上涌。

隔壁年前搬过来了一户新婚夫妻,人很和善,夫妻感情也好,就是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有点扰民。

意识到隔壁每月例行活动结束,我叹了口气,将捂住脑袋的枕头松开。

也怪不得他们,只是这墙壁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差。

被隔壁的娇吟声折腾的始终无法入睡的我从床上爬起,上了个厕所,然后到阳台点了根烟。

从阳台往外望去,夜幕早已将这个不太繁华的小城笼罩,少数几家透出的灯光给这个小城的夜晚添上了些许生气,月亮撒下清冷的光,正巧洒落在这栋小楼上。

就着朦胧的月光,我扭头望向隔壁的阳台,隐约能透过还未拉上窗帘的

我扭头看向隔壁,隔壁的灯火也早就熄了,透过阳台还没拉上窗帘的玻璃门,隐隐约约能看到床上的两个人影。

一个男性身影早已躺在床上呼呼入睡,另一个窈窕身影正收拾着战后的狼藉。

我看了一会,然后将烟摁熄,丢进垃圾桶。

回头睡觉。

……

叮铃铃~

早上八点的闹钟将我吵醒,我迷糊得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起床简单洗漱了一遍,便打开门准备出门买早餐。

“呀,早上好,小彬。”

温婉的声音在身旁响起,我扭头一看。

只见隔壁的玄关站着一个穿着紫色家居长裙的秀雅女子,保守的长裙将女子动人的娇躯掩盖,只有胸前喷薄欲出的两团浑圆与裙下露出一截白皙光滑的小腿不甘得证明着主人冰山一角的美艳,骨肉匀亭的小腿下,纤白的脚腕连接着两只被小熊棉拖藏起的粉嫩小脚,让人忍不住腾起想要细细把玩一番的念头。

女子正温柔笑着,为丈夫整理着衣着,见到我出门,便开口打了声招呼。

“是小王啊,早上好。”

男人也转头看了我一眼,礼貌得打了个招呼。

男人带着金丝边的眼镜,身材有些瘦削,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到脑后,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脚下的皮鞋擦的锃亮,脸上挂着充满善意的微笑。

“思明哥,婉容姐,早上好。”

我稍微愣了一下,便回了声招呼。

思明哥全名叫陆思明,目前在一家外资企业从事文职工作,平日里十分和善有礼,而他身边的女人叫夏婉容,是他刚刚结婚一年多的妻子,以前是一名钢琴老师,结婚后便安心在家做起了家庭主妇。

看着此时温婉端庄的夏婉容,不知为何,我的脑海里却突然想起昨晚听到的阵阵娇吟。

她发出娇吟时,会是什么模样?

眼看着即将想入非非,我赶忙摇了摇头,驱散脑袋里的奇怪念头。

“思明哥和婉容姐还是这么恩爱啊,一早起来就被喂饱狗粮了,本来还想出门买早餐,现在倒是省了。”

为了快点散去脑袋里失礼的想法,我对着思明哥开了个玩笑。

听到玩笑后,婉容姐稍稍红了红俏脸,思明哥却很是得意。

“这就是自由恋爱的婚姻呀!恩爱是最基本的前提!”

“小王你也早点找个女朋友,可别到时候被安排去相亲了,相亲简直和买卖人口没有区别,谈好彩礼条件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样的婚姻能有什么感情基础?”

思明哥摇了摇脑袋,似乎对相亲有很大的不满。

“好了~人家小彬才刚刚大一,以小彬的条件,大学期间肯定会有女孩子喜欢的,就不用思明你担心了。”

看着正侃侃而谈的丈夫,夏婉容有些歉意得看向我。

思明哥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喜欢说教。

“明白了明白了,我去买早饭,就不打扰思明哥和婉容姐恩爱了。”

趁着思明哥停顿的一个间歇,我赶忙开口,转过身朝楼道跑去。

“思明哥的说教真恐怖,要是不跑估计今天就吃不上早饭了,还好我机智…”

我正庆幸着,突然在楼梯口撞上一个肥胖的身影。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我赶忙道歉,朝被撞的人看了过去。

被撞的人叫薛贵,住在我的楼下,此时不知为何正往楼上赶。

说起来也巧,我住在四楼的403室,思明哥夫妇住在404室,而眼前的薛贵住在楼下的303室。

两个人相撞,薛贵肥胖的身躯根本没有多少动摇,反而是我向后退了好几步。

听到我的道歉,薛贵摆了摆手,示意没事,小眼睛警惕得看了我一眼,两只胖手紧紧捂着身上那件早已褪色的老旧大衣,像在藏着什么东西。

“没事,你赶紧走吧。”

薛贵冷漠得回了一句,声音里却有一丝难以抑制的激动。满是痘印的黝黑胖脸此时露出紧张又兴奋的神情,黑泥堆积的脖颈里,喉结上下翻滚着,似乎正吞咽着口水,肥胖的身体剧烈起伏着,带出阵阵粗重的呼吸声。

我诧异得望向薛贵,此刻的薛贵一副发情公猪模样,像是要去做什么大事。

不就是被我撞了一下嘛,这么激动干什么…

我正吐槽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浑身一激灵。

卧槽,这薛贵不会是同性+抖M吧!

我TM赶紧逃跑。

找了个借口逃掉以后,因为浪费太多时间,已经没空买早餐的我,只好饿着肚子到大学上课。

我目前是在这附近的大学读书,因为住不惯寝室,所以一个人到这个小镇上租下了这套房间。爸妈也都十分明主,反正打来的生活费就那么多,只要能合理安排,那就随便我怎么用。

因为没有住寝室,我和班上的同学其实并没有什么友情,反而和社团里的成员们关系很好。

“哟,王彬,你也在上这门课啊。”

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绑着高马尾的女孩坐到了我的旁边,脸上露出清朗的笑容。

“孙婷…你为什么会在这,你们不是去年就已经学过这门课了嘛?”

我看向旁边的女孩,有些疑惑。

她是我们社团的社长,社长是由高一届的学长学姐担任的,我加的社团是院级社团,里面的成员许多都在同一个专业。而担任社长的孙婷就是我们这个专业的学姐。

作为学姐,孙婷应该早就学过这门课才对。

“因为…我这门课挂了呀,现在要重修。”

一旁的孙婷笑嘻嘻,一点不在意的说出自己挂科重修的真相。

嘛,毕竟是孙婷社长,挂科重修好像仔细想想也十分合理。毕竟她是出了名的○大无脑。

我偷偷瞥了一眼部长的欧派,暗暗叹了口气。

大吗?智商换的。

“总感觉你在想什么很失礼的东西。”

孙婷怀疑的看了我一眼。

虽然是笨蛋,但意外的很敏锐?

“诶不对啊,现在已经是期末了,你在重修的话我怎么才第一次看到你?”

我突然意识到。

“就是因为期末才来呀~看看老师会不会划一些重点,透露一些考题。”

孙婷用一脸“你是笨蛋吗”的表情向我看来。

?

我被笨蛋鄙视了?

接着孙婷就满不在乎得从书包里拿出书本文具,四面环顾了一下,确定这个地方足够隐蔽之后,便拿出手机插上耳机,熟练得开始刷剧。

社长你这样这个学期还得挂。

似乎是看出我内心的想法,孙婷嘿嘿一笑,解释道。

“这节课的部分我都听过啦,掌握的还算不错,放心吧放心吧。”

我仰头望天,不让孙婷看到我的表情。

别人说这句话我信,唯独○大无脑出名的孙婷社长你说这话我很怀疑啊!

“嘛,期末结束后就是暑假了哦,你有什么安排吗?”

最后孙婷还是收起了手机,但又闲不下来得找我聊起天来。

“可能会出去做些兼职吧,或者在暑期锻炼一下身体之类的。”

我随口说到。

“嘻嘻,我打算去旅游!不过想去的国家都要签证啊…有了!就去上海吧!我跟你说啊,我之前看到一个视频,一个男生在上海迪士尼的夜间烟花秀的时候对着喜欢的女生表白了,太浪漫了,我那时候就想着我也要去看一场烟花秀啊……”

托笨蛋孙婷的福,一堂课内容没听多少,竟听她安排假期了。

“还有还有,江南的小镇也很棒啊!到时候要不要买件旗袍穿去呢,要是下雨还能撑上油纸伞,还能拍照!但是我一个人去的话要怎么拍呢…呀!你干嘛!”

我往旁边还没意识到已经下课了的孙婷的脑袋敲了一记手刀,孙婷吃痛后马上抬起头,像只炸毛的猫一样怒视着我。

“下课了啊,社长,走吧。”

我有些无奈。

“那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算了,我一会还要回社团活动室办点事,在这浪费时间了也不好。”

孙婷虽然不满,但还是在偷偷掐了我一下之后消了气。

“嗯,那我也先回去了。”

我拎起书包,和孙婷告别。

……

“咦,婉容姐你怎么在这。”

我走出三楼的楼梯口,便看到婉容姐在我的房门前站着,一只手拎着一些食材,一只手手上拿着一个包裹。

“小彬回来啦~”

婉容姐听到我的声音便朝我看来,然后扬了扬手上的包裹。

“有小彬的快递哦!我刚刚买菜回来,因为看到小彬有快递就放在门口,我担心会被人拿走,就想着帮小彬看一下。”

包裹?我有些疑惑。

“我最近没有网购呀…怎么会有包裹呢?”

我走到婉容姐的身边接过了包裹,随后打开了房门。

“或许是家里寄过来的?婉容姐要进来坐坐吗,辛苦你帮我看快递了。”

我将包裹放在桌子上,招呼婉容姐进屋,然后取出小刀准备打开快递。

“那我就打扰啦~家里的快递会是寄来的特产吗?我也很好奇呢。”

婉容姐温婉一笑,稍稍提起裙摆,将脚上的女士凉鞋褪去,两只嫩白的小脚换上我递来的拖鞋后,施施然走到桌子旁边,将手上刚刚购买回来的食材放在桌子上,拉开一张椅子,压了压裙子,优雅得坐了上去。

“小彬的房间很整洁呢!我听说小彬这个年纪的男生都喜欢把房间搞的乱糟糟的呢。”

婉容姐稍稍环顾了四周,有点意外得夸赞了我。

“也还好啦,就是有空的话会想着清理一下房间。”

我用小刀划开快递的包装,将里面的物品取出。

“让我看看里面是什么…嗯?一个球,还有,一张卡片?”

我端详着手上的球,球是软的,十分光滑,呈肉色,球的上方有一个红色的按钮。

“咦?是一颗球呀,看上去好好玩!可以让我看看嘛?”

婉容姐意外的好奇,伸出手迫不及待得想要把玩这颗圆球。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也不知道这个球是什么东西啦。”

我把球递给婉容姐,又随手拿起包裹里的那张卡片。

“尊敬的薛贵先生,请查收你的快递。”

我一边看着上面的字一边默念。

“本产品由心海公司研发,本产品仅允许购买者使用,如若流出,后果自负。”

“本产品为心海公司研发第31代记忆调制器,本产品可用于剥离,赋予,查看,修改记忆。”

“本产品已根据薛贵先生提供的毛发中的DNA,确定将被修改者绑定为夏婉容女士。”

“当夏婉容女士摁下按钮时,记忆将被完全剥离,当修改者摁下按钮后,将激活本产品并完成身份绑定。”

我慢慢念完卡片上的内容,恍然大悟。

“原来是薛贵的快递啊,我说呢,我最近可没网购。估计是快递小哥都走了一层,送错房间了。”

突然我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

“等等,记忆调制器?不对啊!这东西怎么看都不妙吧!这是什么奇怪的黑科技!”

我又看了一眼卡片上的内容,想起还在把玩那颗圆球的婉容姐,连忙朝她大喊到。

“婉容姐,快松开那个球,球上面的按钮不能按!”

婉容姐本来只是在揉捏圆球,被我突然的喊声一惊,纤细修长的手指便摁到了红色按钮的区域。

“咦?怎么了嘛?这个球捏起来好软好舒服啊,是叫什…什么…啊咿?我…我怎么,好像,有点晕?”

婉容姐在摁下按钮之后,娇躯微微颤抖,原本明亮的双眸满满黯淡了下来,呆滞得看着手上的圆球,像没有生命的美丽玩偶。

“婉容姐!婉容姐!你怎么了!没事吧婉容姐!”

看到摁下按钮后逐渐呆滞的婉容姐,我连忙跑到她的旁边,晃了晃她的身体,但婉容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我一惊,将手探到婉容姐的鼻下,发现鼻息还十分正常,只是不管怎么摇晃,婉容姐都像是一具没有思想的玩偶一般,呆滞得坐在那,没有任何反应。

“要怎么办?婉容姐变成了这样!”

我有些苦恼,挠了挠头,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呆滞…记忆剥离?记忆调制器?”

我想起刚才那张卡片上的介绍。

卡片上说当婉容姐按下按钮后记忆将会被完全剥离!

“因为记忆被全部剥离,所以婉容姐现在才陷入呆滞吗?”

我若有所思。

“卡片上说这个记忆调制器还有赋予记忆的能力,那应该可以通过这个仪器把婉容姐的记忆还给婉容姐!”

我眼睛一亮,连忙要将婉容姐的手上的圆球拿下。

如玩偶般呆滞的婉容姐依旧保持着失去记忆前双手把玩圆球的姿势,我握住婉容姐的两只玉手,婉容姐的两只玉手如同最上等的羊脂美玉打造,修长白皙,刚一握住,便感觉嫩滑冰凉,一时间我竟有点舍不得将其放开。

“王彬你在干什么呢!”

我回了回神,暗骂了自己一句,连忙加快速度,拉开婉容姐握着圆球的小手,将圆球取了出来。

“按照卡片上说,我按下这个按钮,应该就能激活这个仪器了,仪器激活之后应该就可以把婉容姐的记忆还回去,这样婉容姐应该就能恢复正常了吧!”

我端详着手上的圆球,回忆着卡片上的操作方法。

“不过…这个仪器是那个什么心海公司给薛贵的,还写着不能给其他人,否则后果自负…能研究出这种仪器的公司,一定十分诡秘强大。”

我想起卡片上的警告,有些迟疑,但看着如同玩偶般呆滞着的婉容姐,还是咬了咬牙,摁下了按钮。

“拼了!那个薛贵购买这个仪器还绑定了婉容姐,一定没安什么好心!反正是他后果自负,我先把婉容姐的记忆还回去再说!”

我想起今天早上看到鬼鬼祟祟的薛贵,联想到卡片上的内容,瞬间明白了前因后果。

自从婉容姐夫妇搬来之后,薛贵就总偷偷摸摸盯着婉容姐,被思明哥教训了几次之后,不仅没有收敛,反而还变本加厉了起来。

不知道薛贵是通过什么渠道购买了这个仪器,但是他一定是想用这个仪器对婉容姐不轨!

我看着在我摁下按钮后逐渐变化的圆球,露出笑容,还好这个仪器被送错房间,不然还真给这个薛贵得逞了。

圆球在我的手上不断变化,最后竟变成一个手办大小的赤裸婉容姐的模样!

宛如缩小般的婉容姐被我用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捏住小腹拎到眼前。

“为什么会变成婉容姐的模样啊…”

我有些纳闷,打量着眼前手办大小的婉容姐二号。

“产品已激活,提取DNA。”

手上的袖珍婉容姐突然用小嘴咬了我一口,然后伸出香舌舔去伤口流出的血液。

“分析DNA…分析结果,DNA非产品购买者薛贵。”

“搜索DNA库…比对结果,DNA所有者为王彬。”

“验证失败!DNA非购买者薛贵!本产品将限制使用权限!”

“绑定成功,该产品绑定所有者为王彬。”

我看着手上的袖珍婉容姐发出一连串如同系统般的机械音,心脏如同过山车一般起起伏伏。

“居然还咬我…验证失败被限制权限了?会影响我恢复婉容姐的记忆吗?”

我有些着急,不自觉便捏紧手上的袖珍婉容姐,询问出声。

“呀~好疼!主人轻点~”

被我捏着的袖珍婉容姐突然出声,声音和真正的婉容姐一模一样。

“主人先让我下来~光溜溜得被主人捏在手里好羞耻~”

我连忙把手上的袖珍婉容姐放到桌子上。

“咳咳,恢复记忆的话,是可以恢复的啦,不过主人目前的权限只能恢复部分记忆。”

袖珍婉容姐饶有兴趣得站着在桌子上打量着自己赤裸的娇躯。

哪怕是缩小到手办大小,婉容姐的身体依旧完美,紧致修长的美腿,平坦光滑的小腹,浑圆饱满的酥胸,稀疏黑森林下遮盖着神秘的粉嫩秘境,及腰的长发下是挺翘的玉臀。

“哎呀~主人不要这么直勾勾得盯着人家啦~”

袖珍婉容姐的娇声将我唤醒,我暗暗惭愧,连忙扯开话题。

“那我能恢复婉容姐多少记忆?我还有提高权限的办法吗?”

最起码要让婉容姐恢复正常的生活记忆!不然如同玩偶一般呆滞着的婉容姐迟早会因为不能进食渴死饿死!并且必须要找办法提高权限,不然就无法完全恢复婉容姐的记忆了!

“阿拉~不恢复记忆不是很好嘛~主人可以把我的本体变成你为所欲为的肉玩具~一点都不会反抗的哦~”

桌子上的袖珍婉容姐一边坏笑着一边摆出妖艳的姿势诱惑着我,像是要告诉我一旁无法反抗的本体的娇躯有多么美妙。

呆滞的婉容姐被我压在身下肆意侵犯,保守的衣物被我一件一件剥开,只允许丈夫观赏把玩的娇躯不加遮掩的横陈在我面前,每一寸肌肤都对我开放最高的权限,用我的而不是丈夫的肉棒在婉容姐的每一个部位刻下专属的印记。

想到这个画面,我竟然真的蠢蠢欲动了起来,但想起自从搬到隔壁后就一直对我十分关照的婉容姐夫妇,心里马上就涌出羞愧的感觉。

“你在想什么啊王彬!这样做对得起思明哥和婉容姐吗!你这样做和那薛贵有什么区别!”

我在心中怒斥了一下自己,眼神坚定得看向了桌子上的袖珍婉容姐。

“不要开玩笑了,快回答我的问题!”

桌子上的袖珍婉容姐看到我严肃下来的表情,也停下诱惑我的动作,轻声说道。

“目前能够恢复本体关于日常生活的记忆,比如吃饭睡觉说话和生活常识的记忆,然后关于人际关系方面的记忆,只能选择一个人的记忆进行恢复。”

听到袖珍婉容姐的话,我松了口气。

“那就让婉容姐恢复关于丈夫的记忆吧!这样婉容姐的生活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只要婉容姐恢复关于丈夫的记忆,她就可以依靠丈夫,慢慢记起被剥离的其他回忆了吧!

“可以是可以啦,不过我还是推荐主人选择让本体恢复关于你的记忆会比较好呢。”

“因为本体对主人的好感度将会影响到主人的权限,本体对主人越亲密越依赖,那主人对本体记忆的权限就越高。”

“如果选择让本体恢复关于丈夫的记忆的话,那主人可能就无法再有机会提高本体的好感度了哦,因为被剥离的记忆不选择赋予就会永久缺失呢,也就是说不通过记忆赋予,主人在本体那里就永远只是陌生人呢。”

听到袖珍婉容姐的话,我皱起了眉头。

“可是…丢失记忆的婉容姐唯一有记忆的人不是丈夫,而是我…这…”

袖珍婉容姐看着愁眉不展的我,俏脸上闪过露出了小恶魔般的笑容。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本体一辈子都没办法恢复记忆正常生活了哦,这样也可以吗?”

袖珍婉容姐的声音如同诱惑凡人堕落的魔音,在我耳畔环绕。

“不能正常生活什么的绝对不行!我知道了,那就恢复关于我的记忆吧!”

我下定了决心,认真得对面前的袖珍婉容姐说道。

“好的主人~开始执行命令!”

袖珍婉容姐的眼瞳一瞬间变红,而同时一盘呆滞的婉容姐逐渐恢复生气。

“嗯啊…咦?我这是怎么了?好疼…”

婉容姐的美眸逐渐恢复神采,好看的眉头紧皱,两只芊芊玉手在太阳穴上不断揉捏。

“这里是哪里?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婉容姐慌乱得打量着四周,但在看到我之后又一下子安心了下来。

“你是…王彬?我记得你是王彬!你是我的…”

婉容姐有些惊喜得拉住了我,努力回忆关于我的记忆,这时一旁的袖珍婉容姐眼眸悄悄红光一闪。

“你是王彬…你是我的…丈夫!你是我的丈夫对不对!”

婉容姐“回忆”起关于我的记忆,小脑袋微微抬起,欣喜得看着我。

“啊,我不是,我…啊!”

正要解释的我突然感到耳朵一疼,原来是袖珍婉容姐不知何时到爬到了我的肩膀上,正踮起脚尖揪我的耳朵。

“不要解释哦,本体这样误会有利于主人提高好感度,这是为了本体对善意谎言~”

袖珍婉容姐在我的耳畔悄悄说道。

“诶,你在说什么?”

婉容姐看着支支吾吾的我,有些疑惑。

“哦哦,没什么没什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有些担心得看着眼前的婉容姐。

“唔…脑袋有点疼,还有很多东西好像都忘记了,好像…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了。”

婉容姐有些痛苦得回忆着,但又很快展颜一笑。

“但是很神奇的是我还记的老公呢!一看到老公就十分安心…在我失去记忆之前,我们一定很相爱吧!”

婉容姐紧紧抱住我,小脑袋在我的怀里来回蹭动,可爱的小鼻子不停抽动,贪婪得汲取着我的气息。

“呐,老公~我叫什么呀?”

婉容姐停下蹭动的脑袋,抬起头,期待得看着我。

“婉容,夏婉容。这是你的名字哦。”

看着眼前从未见过的可爱模样的婉容姐,我忍不住伸出手,在她的头上摸了摸。

“呼姆呼姆~我的名字叫夏婉容吗?嘻嘻,老公叫王彬,我叫夏婉容,我记住啦!”

依旧紧紧抱着我的婉容姐在被我摸头之后眯起眼睛,发出如同小猫一般舒服的呼姆声。

“身体不舒服的话,要到沙发上休息一会吗?”

我关切得看着婉容姐。

咕噜咕噜~

婉容姐正要开口回答,我的肚子就发出了声响,被将脑袋紧紧贴在我怀里的婉容姐听的一清二楚。

“哎呀~老公是肚子饿了吗?”

婉容姐看着桌子上摆放着的食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糟糕!光顾着和老公撒娇,都忘记给老公煮饭了!呜呜…容儿是不合格的妻子,老公对不起~”

婉容姐连忙松开紧紧抱着我的手,有些愧疚得低下了脑袋,两只小脚不安得来回绞动。

我看着眼前从未见过的娇憨的婉容姐,有些疑惑。

以前看婉容姐在思明哥旁边也没有这样呀……

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袖珍婉容姐在我耳畔解释道。

“因为本体现在失去了几乎所有记忆呀,她记得的人只有你这个“丈夫”,你现在是她唯一的依靠,并且本体以前经历过的一切记忆几乎全部都消失了,现在的本体纯洁的如同一张白纸,当然会显得和你认识的本体不一样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对还在内疚的婉容姐说道。

“婉容…容儿,没关系的,现在做也来得及哦。我很期待容儿今天煮的饭菜呢!”

我将婉容姐低着的头抬起,捏了捏她的小脸。

“呀~容儿要给老公做好多好吃的!保证会让老公满意~”

看着鼓起斗志走向厨房的婉容姐,我叹了口气。

“喂,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瞥了肩膀上依旧赤裸着的袖珍婉容姐一眼,询问道。

“唔…我不叫喂!叫我名字啦!”

袖珍婉容姐有点不开心得鼓起脸颊。

“说起名字…你叫什么?”

虽然一直叫她袖珍婉容姐姐,但这肯定不是名字!

“不知道!”

袖珍婉容姐很果断得回答道。

“虽然不知道,但是给我取名字是主人的责任吧!”

这口锅突然又甩到了我的身上。

“要我取名字的话,那叫小婉?”

由婉容姐记忆结合圆球变化的袖珍婉容姐并没有反对,满意得点了点小脑袋。

她本就是夏婉容的一部分,被叫做小婉并没有什么抗拒。

“那小婉,我们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呢?”

我再次询问道。

“接下来嘛…和本体开始同居吧!”

小婉制止住一脸震惊准备拒绝的我,轻笑道。

“主人不会是想,让失去记忆的本体回到丈夫身边吧?现在本体并没有真正丈夫的记忆,被你这个已经认定是丈夫的人送到陌生的真正丈夫旁边,你觉得本体会做些什么?”

听到小婉的解释,我叹了口气。

“可是让婉容姐住在我这…要怎么解释婉容姐突然失踪不见呢?”

肩膀上的小婉狡黠的笑了笑。

“很简单呀,我用本体的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随便想个理由一段时间不回家就好了~反正我拥有本体的所有记忆,声音也和本体一模一样啦~”

小婉从我的肩膀跳下,轻盈得降落在桌子上,胸前的乳肉随着跳跃震动得不断颤动,小婉伸出小手抚平胸前的浪涛,娇媚得看了我一眼,便朝婉容姐的手机走去。

小婉趴在手机屏幕上,熟练得打开密码锁,给思明哥打了个电话。

“喂,思明,我家里出事了,得回娘家一趟。”

“嗯,嗯,是挺紧急的,不得不回去,家里父亲那一脉的叔叔病重,他无儿无女一直把我当女儿,临终前想看看我。”

“嗯,好,我知道了,你不要担心,我一个人回去就好了。机票已经买好了,一会的航班。”

“嗯,嗯对,可能会在那里待挺久的,因为叔叔没有子嗣,我要帮他处理后事。”

“好,我会注意的,那就先这样,嗯,嗯嗯。”

最后小婉在手机上轻轻一蹦,小脚踩到挂断电话的位置,结束了与思明哥的通话。

之后是又给几个比较常联系的亲朋好友打了个电话,以防万一。

“搞定~主人把这个手机收好,还有本体家里的钥匙。可不能被本体看到哦,要是被怀疑了就难办了。”

处理完事情的小婉一屁股坐在手机的屏幕上,伸了伸懒腰,赤裸的娇躯顿时展现出一个动人的弧度。

“在看什么呢老公~准备吃饭了哦!”

看得入迷的我没注意到从厨房出来的婉容姐,被吓了一跳。

“啊?哦!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发了个呆哈哈。”

我打了个哈哈,看着将一盘又一盘菜肴从厨房端出摆放在桌子上的婉容姐,小婉正爬在一碗青椒肉丝的碗边,伸手偷吃着。

“快躲起来!不要被发现了!”

我对着小婉挤眉弄眼,示意她快点躲起来。

可是小婉看了我一眼,满不在乎得趴到了另外一碗糖醋排骨边上偷吃着。

“怎么啦老公?眼睛不舒服吗?”

婉容姐看着挤眉弄眼的我,有些疑惑。

“没事没事,容儿,我们去吃饭吧!”

我连忙拉起婉容姐的手让她在桌子边坐下,然后拉开椅子坐到了她的旁边。

“没事的~除非我刻意让别人看到,不然能看到我的只有主人哦~”

不知何时又跑到香辣土豆丝旁偷吃的小婉将嘴里的菜肴咽下,蹦哒到了我的

《捡漏!然后与失忆的邻家新妻谈一场纯爱》[纯爱/常识篡改/邻家姐姐] (完结未删减精校版)-汉化中文版游戏下载,绅士游戏,电脑单机游戏,安卓手机游戏,Hgame,Galgame - 陆游记
《捡漏!然后与失忆的邻家新妻谈一场纯爱》[纯爱/常识篡改/邻家姐姐] (完结未删减精校版)
此内容为免费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0
免费资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分享
默认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