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项龙女纪(寻秦记同人)][1-8完结]作者:悠然的观星者

[牛项龙女纪(寻秦记同人)][1-8完结]作者:悠然的观星者

[牛项龙女纪(寻秦记同人)][1-8完结]作者:悠然的观星者书名:牛项龙女纪(寻秦记同人)
作者:悠啊然的观星者

内容简介:

一艘载着百人的大船,正在淄河上飞快前行,远远看去,从卓立于船头的数十名精锐武士,以及桅杆上“大齐”以及“武安”两面飘扬的大旗上,便不难知船主必是齐国内地位极高的权贵,甚至拥有独立的封君之位。
而这一刻,在封闭的船舱之中,却正上演着一幕让东方诸国的权贵王孙们瞠目结舌的淫靡情景。
赫然,一名挺拔雄壮的青年正端坐于中央的座椅之上,而在他的面前,一名娇媚诱人的绝世美姬正用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钩挂着男子的脖颈,娇躯倒立,仅仅依靠腿部的力量固定着身体,双手则直深向下,紧握住男子怒耸的肉棒,臻首前倾,张开柔嫩的红唇,将其头部含入口中,香腮收缩,不断细细的吞吐着,竟是在以这种古怪,而又别具绮态的姿势,在为青年做着口舌侍奉……

内容节选:

公元前251年春,齐大将军,武安君仲孙玄华于临淄发动兵变,尽诛齐相田单满门上下八百余口,随后亲帅三千近卫进逼王宫,迫使齐襄王退位,传位于二王子田健,史称齐闵王,而仲孙玄华亦自兼相国,以一干党羽韩竭、许商、闵廷章诸人分掌兵权,尊老师曹秋道为国师,更强留韩公子韩非以为臂助,就此执掌齐国权柄,尊剑术为国术,以法家为国学,震动天下。
然而,如若田单能够真正理解仲孙玄华话语中的指意,只怕他会被气的再活过来一次也不一定——
当夜,在齐王宫最为高大宏伟的桓公台上,一片漆黑之中,却见两个时辰前还威势赫赫的仲孙玄华,竟环抱着一名身着黑色夜行服的劲装女子,将其压在台边冰凉的石质护手上,两手探前,紧箍住她没有半分多余脂肪的小腹,身体亦紧贴着她的背臀,俯头上前,凑在她的粉颈边上,低声调笑道:“师妹,你的身体还是这么香!”
女子的声音极是冰冷森然:“仲孙玄华,田单之诺已完,今夜之后,我们便再无关联!”然而口中虽是如此,此刻的她,在对方胸腿的亲密摩擦下,她的娇躯却是沸腾如火,片刻之间,已是情不自禁的酥软在对方怀里。
“师妹,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一点,明明身体已经火热成这样了,可嘴里的话语还是那么冰冷,这用海外的方言,就叫做口嫌体正直,哈。”仲孙玄华不仅不以为意,反而更加放肆的大笑起来,同时一手往下,移前摸上了她浑圆的大腿,细细的抚摸着,一寸寸向上移去,啧啧赞道:“真不愧是我大齐最出名的女剑士,解夫人的大腿竟是如此的修长有力,真是让人百玩不厌。”
被这般的淫语刺激,女子却是羞怒道:“仲孙玄华你这个变态,已经要了人家的身子,还在人家的那里刻上了那种东西,却又要人家嫁给子元,替你打探消息,还这般调弄……唔!”话未说完,她已不禁娇吟出声,赫然竟是仲孙玄华手指上移,就在她说话的同时,已是穿入夜行衣中,直深入她内里一丝不挂的下身,拨开她微湿的蜜贝以及股股茸毛,揪住蜜贝顶端的小蒂,轻轻揉捏起来,一时间,女子直感到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刺激感觉不断从敏感中传来,直让她浑身战栗,几欲软倒。
一边娴熟的玩弄着身前的女子,让对方的欲焰越发高涨,仲孙玄华一边淫笑道:“你还没说我当初给你下了一年的药,让你的体质变得敏感过人,数日没有男人陪伴,便要欲火焚身呢,哈,你敢让我们的解大人,又或是其他男人看到你私处刻着的字么?还不是要随我召遣,乖乖的任我玩弄,做我专属的泻火婊子!”
一边用恶毒的话语刺激着对方,仲孙玄华的另一只手已是扯开女子的衣领,深入其中,粗暴的抓住她雪白丰挺的酥胸,狠力揉捏起来,每一次的揉捏,他的大手都深深陷入到女子的乳肉中,更用指缝反复用力碾动着女子的乳尖,只是尽管他的动作极为粗暴,女子的脸上亦满是厌恶之色,但她的脸色却是不自禁的潮红如霞,身体更是火烫如焚,对方的每一次粗暴揉捏而带来的那一股股如电击般的强烈快感,就如同以往的每一次经历般,几乎在第一时间便摧毁了她的心防,让她情不自禁的娇吟起来,而且越来越大声。
“唔……你这个混蛋……我当初……田单……真是……哦……怎么会找上你……呜!”
断断续续的娇吟,让女子的话语几乎无法连贯成句,而在她上下私处尽情肆虐的一双魔手,更是让她如遭电击,下身及乳峰处传来的那一股股噬魂摧魄的致命快感,仿佛剧毒而凄美的毒品般,只让她娇躯火热,飘飘欲仙,不过是一刻的功夫,不知不觉间,她的一双美腿已是情不自禁的战栗连连,几乎站立不住,娇躯更是酥软如泥,唯有浑浑噩噩地软倒在冰冷的护栏上,仍由男子肆意亵玩侵犯,所能做的,也只是用口中不成音调的软弱话语,来表达心中的反感。
然而她的意志,在眼下那强烈的欲焰面前,却显得意外的软弱无力,又过了不过盅茶功夫,忽然间,伴随着一声凄艳的高亢娇鸣,只见她的娇躯陡然一僵,臻首用力后扬,已是在男子的淫笑声中被亵玩到了高潮,下一刻,大股大股的粘稠蜜汁,已从她一丝不挂的蜜穴中直泄而出,沿着大腿不断流下,将夜行衣的下裳打湿一片,更有不少蜜液流至地面,在两人脚下的石板上留下一块块水渍。
而这一声无比艳媚高亢的娇鸣,在深夜的齐宫中,更是显得尤为刺耳,声音发出不到片刻,便有巡逻的兵士迅速赶至,齐整的步伐声,几乎是一刻之内,便已抵达了桓公台下,只是桓公台高达五丈有余,共有百余阶阶梯,亦分为两层,故而短时间之内,两人仍不虞被卫士发现。
虽是如此,闻听到卫士的到来,深悉齐宫地形的女子仍不禁娇躯一寒,随着欲焰的暂退,稍微恢复了理智的她,立时便意识到眼下情形的可怕,须知齐风不同于秦,最是重礼尚道,对出嫁女子要求尤甚,两人这般在王宫之中偷情,若是此事被传扬出去,仲孙玄华倒是未必有事,最多也就多个风流之名,可她却不免要声名尽毁,而她的夫君解子元更是要成为国人耻笑的对象,再难有颜面在临淄立足,而且她下身的刻字,也不免要世人尽知,到时……
思及此处,她一时也顾不上心中的厌恶,当即看向身后的仲孙玄华,目光中竟流露出明显的求恳之色。
仲孙玄华淫笑着对上她的目光,却是不置可否,似乎在等着她做出什么承诺。
犹豫了片刻,女子终于目光一闪,已是微微点头,似乎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得偿所愿的仲孙玄华却是放声大笑,一把将面前的女子横抱而起,将身后的披风盖上女子的面容,便大步下台而去,与此同时,手却仍不老实,依然穿入到披风之下,在女子的大腿根处肆意揉捏起来。
“呜!”
虽是头脸被蒙起来,不虞露出身份,但下身却被如此当众玩弄,女子的心中更是火烧火燎,终于,就在仲孙玄华走到台下,与侍卫们碰面的一刻,心中所潜藏的,那种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下的羞耻与刺激感,以及下体蜜唇处不断传来的那种如电如烧的强烈快感,终于让女子的喘息再度粗重起来,欲火燃烧之下,她竟忍不住娇躯一绷,再度大声媚叫起来,而与此同时,一大片的湿渍,亦出现在仲孙玄华的披风上……
一个时辰后,仲孙玄华的大将军府上。
此刻的仲孙玄华已是除下外衣,只是随意的跪坐在案几之旁,手拿一卷竹简,借着烛光的照亮阅读着卷上的文字,全然是一副专注其中的模样。
忽然间,却见房门竟无风而开,下一刻,随着一声:“田单老贼受死!”的娇叱,只见一名身着黑衣的刺客直扑入房中,两手同时运劲外扬,霎时,两道白光已是一上一下,分向他电射而去。
“好胆!”仲孙玄华沉喝一声,长身站起的同时,案上长剑已是离鞘而出,闪电般上挑下劈,竟是有若神技的将两把匕首都黏在了剑上。
烛光之下,赫然可见两把匕首的刀锋均透出盈盈的蓝芒,显是淬了剧毒。
与此同时,只见刺客的手中黑影一闪,已是合身扑上,原来竟是挥动着一条软鞭,直击向仲孙玄华的面门。
仲孙玄华夷然不惧,坐马沉腰,手中长剑看似随意的一挥,却画出半圈剑芒,先将鞭梢一斩两段,继而直劈向刺客的前身,剑锋所至,竟是由颈至腹,丝毫不差的在刺客的夜行衣正面划出一片笔直的破口。
只此一剑,便可知仲孙玄华的剑术已是超越了一流剑手的水准,隐然触及到剑圣之境。
然而此剑之后,仲孙玄华却是再无动作,目光反而直勾勾的盯住刺客的胸前,目光中却是色欲大盛。
赫然,刺客的夜行衣中,竟是未着丝缕,此刻在烛光下,透过被仲孙玄华斩开的破口,由一双雪肩向下,茁挺的玉乳、纤美的小腹,甚至下腹尽头隐隐露出的微黑茸毛竟都是清晰可见,配上刺客那俏秀坚强的脸容,以及一双尽露恨意的美目,竟显现出一种别具诱惑的艳媚。
看到仲孙玄华的目光,忽感上身一凉,刺客这才注意到自己已是春色毕露,羞涩之下,下意识的便双手抱胸,想要逃避对方目光的侵犯。
只是借此机会,仲孙玄华却已是扔下长剑,转而欺身近前,大笑着抱住女刺客弹动有力的娇躯,一把将她向一旁的榻上扔去,而下一刻,还没等女刺客回过神来,他已信手捻起先前被自己斩落的半截鞭梢,随手将上衣脱下,快步走向了榻上的美人。
“不要……田单!你敢侵犯我,我之后绝不会放过你的,定会取下你的首级!”
眼见仲孙玄华手持皮鞭,不断走近床榻,床上的女刺客脸上露出惊惧的神色,身体亦不住向床脚退去,只是她在动作之间,却不直是有意还是无意,竟露出了更多的肌肤,特别是前方那雪白柔嫩的大片酥胸,更是诱人之极,使人更想合身扑上,就此对她大加挞伐。
仲孙玄华冷笑道:“哼,善柔,你父亲善勤也是个人物,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淫贱无知的蠢货女儿来,竟以为本相是如此好杀的,既然你又落到了本相手里,就不要怪本相不客气了。”在她闪躲的同时,亦是走到了床边,眼神陡然一厉,已突然伸手上前,一把抓住了她身上的半幅夜行衣,将其用力扯落,而另一只手亦挥动皮鞭,无情抽落在她雪白的皮肤上。
“啪!”
在他一下下的抽击面前,女刺客全然是一幅毫无抵抗之力的样子,只见她纤美有力的身体有如一条优美的白蛇般,不住在榻上翻滚,不过片刻,她残余的夜行衣已变得支离破碎,将她雪嫩肌肤上那一道道醒目的红色鞭痕尽数显露出来,眼见此状,仲孙玄华的眼中更是欲火大盛,在抽击的同时,更开始模拟着田单的声调,不断地说出各种恶毒的淫语:
“贱人,看看你那淫荡的浪样,也不知道你是来刺杀本相的,还是想来让本相干你的!”
“被本相抽的很爽吧,放心,一会儿等本相享受完了,便把你赏给部下们,等他们玩厌了你,便把你这婊子送到赵国去,也让赵穆好好玩玩善勤的女儿,哦,对了,好像你还有两个妹妹,到时候我们正好可以一起来玩你们三姐妹,这感觉一定是好极了!”
“明明就是个无男不欢的贱人,就是个该被肉棒操死的婊子,也亏得项少龙那个软骨男还让你嫁给别人………”
然而让人意外的,却是这一刻的女刺客,竟是面色迷离,脸色火红一片,口中亦是吐气如兰,虽是紧闭双眼,双手竭力掩着上身,亦不时发出一两声痛呼,一双美目中更隐有泪花闪现,好似是一幅不堪忍受的模样,然而随着对方手中鞭子的每一次击落,她却都有如电击般战栗起来,全身更是泛出诱人的粉红色,而当仲孙玄华的鞭子偶尔抽击到她的酥胸又或下身时,她的娇躯更不时发出诱人的娇吟,除了在听到“项少龙”时露出了片刻的迷茫,对仲孙玄华的其他话语亦是全无反应,竟全然是一幅已完全适应,甚至是沉湎其中的模样。
看着榻上美人的诱人模样,此刻的仲孙玄华,只觉得下身肉棒怒胀,只听他一声低喝,已是解开里衣,露出了胯下的肉棒,双手陡然伸前,分别握住善柔的两膝,将美人的双腿往两边用力拉开,让她的私处彻底暴露在烛光之下。
赫然,就在善柔私处那一丛淡淡的茸毛中,两枚早已鼓胀湿透的蜜贝两侧,“淫奴”两个用朱砂刻上的鲜红小字竟是清晰可见,而且随着蜜贝的胀大而愈发显得刺眼。
明黄的烛光下,看着三年之前,由自己亲手刻在她私处的红字,忽然间,仲孙玄华竟显露出一阵莫名的狂躁,就连田单的角色也不再扮演下去,竟是数掌打下,重重的连续拍打在善柔弹性十足的肉臀上,泛起一阵阵肉波,同时低声喝道:“哈,我给过你不止一次机会,可你居然都弃如敝屣,非得逼着我这般对你才能满足,你这个淫贱的婊子!”
闻听此言,善柔不禁失声道:“什么?”自从三年之前,对方开出委身的代价,答应救出她的两个妹妹,并助她向田单复仇之后,她走投无路之下,已然把自己当做了被对方操控的行尸走肉,任由对方淫弄亵玩,甚至是由对方来扮演田单来凌辱自己,对方也始终是一幅色欲熏心的样子,对自己百般玩弄,却不料今日,就在这交易完成的最后一夜,对方却暴露出了意外的的真实感情,善柔不由心中悸动,失声追问的同时,美目中迷离的欲火亦是消退了几分。
就在她开口的同时,仲孙玄华已将肉棒温柔的缓缓送前,抵在了善柔火热的蜜唇上,缓缓上下挪动,在唇缝上来回挑弄起来。
面对着很久不曾有过的温柔感觉,一瞬间,善柔只感到自己的蜜唇好如被温水浸泡,那一丝丝温痒的快感由下而上,迅速的传入心田,下一刻,她已忍不住腻声呻吟起来。
与此同时,仲孙玄华却是温声道:“师妹,你还记得吗,当初我们一同随师父学剑,几人中边东山神出鬼没,韩竭孤傲难近,却只有我和你感情最好,我当初还一直以为将来会娶你………”
感受着对方少有的温柔,善柔亦是粉面羞红,情不自禁的柔声道:“当年稷下剑宫中,确是你对我最好………”
“可你是怎么对我的!?”听到善柔的回答,忽然间,仲孙玄华却勃然大怒,厉喝声中,只见他猛然耸腰一顶,压在善柔蜜唇中央的肉棒,亦是“嗤”的一声,挤开了紧合的唇缝,随着粗暴的冲击而直插入内,竟是毫不怜惜的一次次狠狠贯插起来——“十六岁时,我费尽心思说服父亲去你家下聘,你父亲居然公然把我家提亲的使者赶了出去!这是一次,且算当时我声名未显,我家名声不好,你父亲又不知变通,我忍了,而后田单陷你父亲入狱,抄封你家,又是我冒险率家臣潜入临淄,救下了你的两个妹妹,又答应替你报仇,可你和我说的是什么?”
“什么……你当年便救出了兰兰和致致?”
闻听此言,善柔却是娇躯一震,强烈的惊骇下,就连下身的痛楚也顾不上了,呻吟着断断续续道:“既……既然如此,你为何……年前才告诉……我……这个消息?我答应……陪你三年……便是……三年,善柔……又几时是……失信……之人!”
“我仲孙玄华是何等人物,若是只求一夕之欢,纵使是纪嫣然琴清又有何难?或许你不知道,我来到这个世界时,几乎精神崩溃掉,没有了网络,没有了电脑,没有了电击和杨教授,你让我怎么活!而当时拯救我的是你,是在稷下剑宫见到你后,我才有了生存在这个时代的寄托,得知你的身份后,为了拯救你,我努力练剑,拼命学习兵法,十六岁时便名冠临淄,这都是为了你!当年的我,甚至愿意为了你去拼死刺杀田单!我们一同学剑八年,我一直认为在这个时代,只有你是唯一能理解我的人,可你……!”似乎在发泄着多年的积怨般,话音未落,仲孙玄华已然双手一拉,已将善柔的一双雪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双手紧紧抱住她的细腰,更加凶狠的冲刺起来,强烈的冲击下,只打的善柔呻吟连连,下身亦是蜜汁飞溅:“你只需说一句求我相助,仲孙玄华万死不辞,可你乍一开口,便要以陪我一年为代价,作为我助你杀田单的条件,当年的我,在你心中便只是个贪你肉体的色欲之徒么!”
闻听此言,被不断挞伐着的善柔顿时娇躯剧颤,虽是听不懂“网络”、“电脑”、“杨教授”这些词语,但仲孙玄华话语中所表露出的感情,她却已是听懂了大半,瞬间,她已是惊愕的,在对方的冲击下断断续续的开口道:“你……你……竟然是因为……这……这个……才变成……这……这样的!”
面对善柔的表现,仲孙玄华却是不怒反笑,忽然,在善柔恋恋不舍的呻吟声中,他竟猛的一下将肉棒拔了出来,转而将粗大的棒端顶在了善柔的菊蕾上,用力一刺,在善柔仰头大声哭叫的同时,再度狠狠贯入了她的后庭:“你明白了?是啊,我愿意为你豁命,你给我的回报却是这个,你以为我想要的,只是你的这具肉体么?很好,既然你这么想,那么我就只要这具肉体好了!只要你活着一天,就别想逃出我的控制,永远做我的淫奴吧,师妹!”
大笑声中,仲孙玄华已是接连耸动起腰部,一次次将巨大的肉棒狠刺入善柔虽已被开发完全,却仍是紧窄逼人的菊穴中,在对方痛楚的眼泪中,一边拍打着对方通红的雪臀,一边毫不留情的耕耘着,口中却狂笑道:“来吧,你身上的每一处都是我的,你改变了我,让我从当初只想着独善其身的退缩者,变成了今日疯狂的枭雄,而我也改变了你,解子元,项少龙,你们都去死好了!你、纪嫣然、琴清、凤菲、李嫣嫣……所有人,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我要让所有人都变成我的淫奴,所有人!!!!!!”
听到这般的狂言,面上仍带着痛色的善柔身体霎时一僵,然而片刻之后,她的脸上,却露出了一抹意外的柔色,下一刻,却见她放松了身体,脸上却露出冷漠的表情,怒喝道:“仲孙玄华,你这狗贼,要奸就奸吧,只是别想让姑奶奶屈服!”
仲孙玄华冷笑道:“好,今日师哥就让你这个浪女尝尝前后开花的味道。”说着,他已然一手握上善柔架在自己肩上的雪腿,继续扭腰挺送着,而另一只手却是抓上了善柔丰挺的雪峰,在两团弹性十足地乳肉中肆意抓捏起来。
不过片刻,随着他的一次次狠撞猛突,善柔已是忍不住两眼失神,檀口中闷哼连连,紧窄的后庭嫩肉随着一次次的翻搅而变的逐渐松弛,娇躯亦不住的主动摇摆起来,脸上的冷意坚持了不到片刻,便已消失无踪,两座雪峰上更是满布青紫色的指痕,在中央那高高挺立着的两点胭红的映衬下,而呈现出一种凋零的凄美。
眼见此状,仲孙玄华不禁大为畅快,一面更加快速的冲刺着,一面淫笑道:“好一个淫浪的婊子师妹,刚才还叫着不屈服,现在却又是一脸的淫浪模样,你的不屈服,就是要用刻着字的小浪穴来把我榨干吗?”
而与此同时,在她的身下,善柔的眼睛却是不自主的半闭着,口中的呻吟也已是腻软发颤,胡乱的不知吟叫着什么言语,不断耸动翘臀,下意识的迎合着对方的侵犯,竟亦是一幅享受其中的样子。
眼见对方已毫无反抗之意,仲孙玄华也终于怒火暂歇,又一阵疾风暴雨般的撞击后,随即,他亦再度将肉棒从后庭中抽出,转而在善柔不舍而空虚的淫声中,将其尽根一送,再度刺入了前面的蜜穴中,更是直刺顶端,直贯入了敏感娇嫩的花心,随即勃然怒射,将大股的精液尽数送入了蜜穴的尽头。
而与此同时,在绝顶的刺激下,善柔亦是放浪形骸的尖叫起来,这一刻,伴随着全身所传来的,那种蚀骨摧魂的抽髓快感。她亦是不由自主的全身颤抖着,即便娇躯已然彻底酥软在男人的身下,神志亦仿佛即将崩散一般,她仍然竭尽全力的抱住了身上的男子,口中极轻声的喃喃道:“师……对……不起!”

如你的设备有编码问题,请自行搜索解决,终极办法用浏览器打开一定可以看。

[牛项龙女纪(寻秦记同人)][1-8完结]作者:悠然的观星者-汉化中文版游戏下载,绅士游戏,电脑单机游戏,安卓手机游戏,Hgame,Galgame - 陆游记
[牛项龙女纪(寻秦记同人)][1-8完结]作者:悠然的观星者
此内容为付费资源,请付费后查看
1
立即购买
您当前未登录!建议登陆后购买,可保存购买订单
付费资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分享